抗日战争的转折点——黔南事变

2024-01-27 0 368

来源:黔南热线

  具有贵州省南大门之称的独山县(专署所在地),抗战时期是从广西进入贵州唯一的铁路、公路线,黔桂铁路终点车站(贵州省唯一有火车的县),黔桂公路贯穿县全境(100多公里),中美盟军修扩建飞机场距县城半公里,是抗战时期的重要补给线和重要军事基地,担负着战争外援物质的空中运输和铁路、公路运输运转前线的重任。

贵州是抗战的后方,也是兵援和军事指挥人才的补给省,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感召下、七十万黔籍官兵奔赴各个抗日战场。独山籍徐幼常(原名徐伦叙参加台儿庄、淞沪保卫战、南京保卫战等多个战役,1948年和傅作义将军共商北平起义,解放后任成都政协副主席),李祖明等万名热血青年前往抗战前方。黔南独山有黄浦军校四分校,炮校及抗战迁入的各类军校10余所,为抗战输送大批军事指挥人才。为抗战的胜利作出了不可抹灭的贡献。

1944年日军为了摆脱太平洋战场的不利局面,发动了侵华战争失败前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势。日军集结了50万军队,从4月起,先后发动了河南豫中会战,长沙衡阳会战和桂林柳州会战。打通了北平汉口线,长沙衡阳线,企图打通湘,桂,黔至越南和滇缅交通线,截断国民党外援物资驼峰运输补给线,把中国战场和东南亚战场连城一片,威逼陪都重庆,给国民政府施加政治、军事压力。

由于敌势猖獗,蒋介石急调29军由川入黔,91师在师长王铁麟将军率领于1944年11月28日乘车匆匆抵达独山,迅速占领黑石关,白腊坡和甲捞河桥边阵地,构筑工事,阻止沿黔桂公路、黔桂铁路北犯之敌,掩护友军集结,破坏广西六寨至独山间公路、铁路,同时部署兵力:黑石关一个营,甲捞河桥边设指挥所,白蜡坡和凤凰山上设272团作预备队,白腊坡前两公里的矮关附近马蹄岩、文家山上设271团炮兵阵地,马颈坳和上营盘设273团阵地,两阵地交叉火力封锁住矮关垭口,之后29军军长孙元良随溃败的97军抵达独山,与王铁麟军长协同指挥对日军作战。

独山县长孔福明及爱国人士,组织县里的爱国青年和布依族、水族同胞,组成“抗敌自卫团”孔福民任司令,莫凤楼(麻尾人,布依族),罗士彬任副司令,铁路,公路沿线的布依、水族村寨,也纷纷拿起护寨枪支、土枪、土炮、梭镖、马刀等武器,利用熟悉的地形,寨里的暗堡迎敌。11月下旬日军第13师团第104联队,第34联队和第3师团第6联队近万人,从广西宜山沿黔桂铁路、黔桂公路向贵州进发,首攻黔南重镇独山县城——史称黔南事变。

卢沟桥抗日战争的起点人们都很了解,但抗日战争转折点深河桥大家就比较陌生。抗日战争有这样一句话“北起卢沟桥,南止深河桥”,可见深河桥的功绩并非亚于卢沟桥。深河桥不仅是抗战胜利的一大转折点,还是侵华战争的最后一站,为让更多的人知道与卢沟桥齐名的深河桥,笔者向大家介绍历史名胜——深河桥。

深河桥距独山县城北八公里,是通往省城贵阳陪都重庆唯一必经的公路桥,桥长38米,桥面距离峡谷谷底深40多米,两岸悬崖峭壁,是一道天然屏障。

黑石关距独山县城25公里,由广西入黔之古关要塞、山高路险、森林茂密,坳上曾筑有石墙和堵防工事,西侧深沟如壑;举目向南远眺,黔桂公路蜿蜒曲折而上,从公路登上一段坡路,一方巨石镌刻“黑石关”三个大字,赫然醒目,是阻击战的有利地势。91师将士和独山少数民族同胞与日军在此鏖战数日,摧毁日军辎重若干有效延缓日军北犯进程。

1944年11月28日日军一支部队从广西南丹进入贵州第一镇——独山县麻尾镇,遭到了莫凤楼率领的布依族同胞和国民党军队及沿线村寨的阻击,麻广寨少数民族同胞组织全寨村民,利用地形伏击抗击日军,麻尾纳落水碾何保长用手枪将一名日军打死,打羊乡乡长岑启龙英勇抗敌,日军一死一伤,自己中弹身亡,上司屯脚卢永章斧劈日军,威震敌胆,黎家寨农民黎云臣组织村民抗击日军,打死打伤日军多人,三王庙青年农民王时友赤手空拳勇夺敌枪,卢坤山在浪干诺洞力战三敌等沿线布依村寨民众和军队共击日寇。

终因日军来势凶猛,敌强我弱、敌众我寡,仓促修筑的工事经不住炮火的轰炸,29军及盟军退出独山县城,炸断深河桥进入北岸阵地,固守待盟军支援.

1944年12月2日贵州黔南重镇独山县沦陷,日军进入独山,搜刮粮食、银元、烧杀奸淫、抢掠破坏,独山车库停放的462型蒸汽机车近20台被烧毁,停放在独山火车站的三辆客货车一辆为交通部长侯家源的高级专用16节车厢的公务车,其中一节为慈禧太后花车,是慈禧为到奉天谒灵,花钱向英国订购的,车内珠宝装饰豪华无比,被洗劫一空,一辆三十吨棚车内装缝纫机和棉纺织品;一辆三十吨棚车内装当时使用的镍币——锑豪全部被劫,烧光,仅县城境内被日军杀害及逃难到独山的难民冻饿病死高达万人,城内1万6千余栋房屋,仅幸存一百多栋,全部化为灰烬,大火燃烧达七天七夜,引爆洞口弹药库,造成“事变”中最大的一次爆炸,霎间独山县城爆炸声此起彼伏,全城一片火海。直接,间接经济损失达361亿元(1945年价),使素有“小上海”之称的独山县城顷刻间毁于一旦。

深河桥炸断后,日军北犯行动受阻,加上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贵州黔南各民族爱国民众,国民党军队和美国盟军在深河桥浴血抗击疯狂的日军,最终迫使日军败出黔境。日军接到撤退命令于12月4日败退独山,12月8日独山光复,12月10日日军撤出黔境,自独山之战后,日军入侵我国西南腹地的妄想破灭,深河桥成为日军败亡的转折点,敲响了侵华日军的丧钟,为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做出了不朽的功勋。史学界称之为“北起卢沟桥,南止深河桥”。

(参考资料:2009年第五期“贵阳文史”第23页黔南事变与独山深河桥,作者陆侦妮。)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抗日战争的转折点——黔南事变 https://learningtimes.cn/478.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