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军藤县血战:只有战死的忠烈没有投降的懦夫

2024-01-27 0 447

1938年,津浦正面日军矶谷廉介第十师团自一月上旬占领山东充州、济宁、邹县一线后,非常轻狂,认为当面国丶军不堪一击,攻占徐州易如反掌,便沿津浦路向南突进。

为了迟滞日军南下的速度,使国丶军援军能够有时间在徐州四周部署,2月7日,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令第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孙桐萱代行总司令职权,率该集团军反丶攻济宁、汶上。

济、汶日军为第十师团步兵第三十九联队,其中济宁驻有3000余人,炮20余门,战车10余辆,日军每日以千余人出城四处逡巡,防御甚严,汶上之敌约500余,炮6门,机丶枪10余挺,分驻城关戒备。

12日夜,展书堂师由开河镇渡过运河。次日零时,部队分由汶上城西北、东、南、三面攀登城垣,进行偷袭。其中一部由城西北上冲入城内,同日军展开激烈巷战。日军即由济宁派兵800人支援,在汶上城南辛店遭到展师一个团阻击。14日,日军逐次支援已达千人。汶上城内日军则以机关枪、平射炮架于屋顶,向国丶军攻击部队猛射,并利用工事阻截各巷口,负隅顽抗,敌机数架亦反复轰炸。经过两昼夜的激战,双方伤亡惨重,至17日晨,敌由泰安、兖州、宁阳驰援约2000人以上。由于展师已同汶上之敌激战、肉搏4昼夜,数次浴血攻城,官兵伤亡达2000余,共毙敌八百,乃奉命向开河镇四周运河之线撤退。

在展师反丶攻汶上的同时,孙桐萱即令第五十五军及第二十二师向济宁攻击。12日晚,谷良民师一个旅,附山炮两连,由济宁西北之大长沟强渡运河,翌日晨攻克北关。战至17日,谷师歼敌数百,击毁日军装甲车5辆,中国丶军队亦伤亡6、7百人。

鉴于日军主力全面反丶攻,国丶军伤亡较重,攻势无进展,19日,孙桐萱命令全线撤退。同日,日军3000余人向曹福林师反击。至25日,第三集团军歼敌千余人,缴获大炮4门,战车3辆,自己将士伤亡3、4千人。

3月15日,日军一部抵滕县四周。孙震急令第一二二师长王铭章率部死守滕县,等待汤恩伯军团支援。

王铬章所部第一二二师是纯正的“草鞋加步丶枪”川军子弟兵,“脚蹬破烂的草鞋,身着破旧的军装,肩背土制步丶枪,胸挂四川土造“麻花手榴弹””是当年300万川军的代表形象,这是一支装备低劣到不堪使用的军队,这是一支给养短缺到“几乎没有”的队伍。然而,就是这支严格说来都算不上正规军的川军队伍,硬是凭着顽强斗志与牺牲精神闯出了?“川军能战”、“无川不成军”的巨大声名。忻口战争、台儿庄战争、淞沪战争、南京战争、武汉会战……炮火硝烟之中,川军的草鞋踏出一个个坚实的脚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目不识丁,他们也很难讲出什么慷慨言辞。身逢乱世,他们本能地投身到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之中,他们之中还有一些曾经背负着参与内战的骂名,在这个国家民丶族的生死关头,为国家领土与民丶族独丶立而战,真正唤醒了他们作为一个军人的使命与荣誉。他们体内火一样的激丶情与宁死不屈的精神,甚至令敌寇也不得不折服。

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二日,王铭章在德阳驻地慷慨誓师,与会军民达万余人,他悲壮激昂地说:“日寇深入国土,国家危在旦夕,今天我们奉命出川抗日,是为拯救国家危亡、民丶族生存而战,我们军人保国卫民战死沙场原为天职,愿与诸君共赴国难,以报国家,以赎20年来参加内战祸国殃民之罪行……”誓师会上大有易水悲歌之慨!之后,他又返回新都,辞别家乡父老,对家人预立遗嘱说:“现在日寇深入国土,国家危在旦夕!我将率先请缨出川抗日,这次出征,非两年三载,我决心不成功则成仁。我身为军人,为国家为民丶族战死沙场,也是死得其所。”

藤县保卫战,装备极差川军的守军最重要的杀伤性武器就是手榴弹,当时平均每人50枚

当时,川军各部编为第二路预备军出川作战,刘湘任总司令,邓锡侯任副总司令,下辖两个纵队。玉铭章所在之第四十一军与四十五军、四十七军编为第一纵队(后改称二十二集团军)。国人多知道红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之事,却不知川军22集团军王铭章等四个师1937年出川时,四月余间,步行1500公里,始到达山西抗战前线。草鞋量我河山大川,对当时的中国丶军人来说并不是难事。其后,122师转战晋东、鲁南,英勇杀敌,战功卓著。川军部队经川陕公路开赴抗日前线。部队到达宝鸡后,因晋北忻口与晋东娘子关受日军猛攻,战况紧急,西安行营奉转蒋介石命令,要二十二集团军立即由宝鸡乘火车直开潼关渡河,归第二战区战斗序列,驰援晋东。王铭章将军之一二二师为前卫部队,十月十四日到风陵渡,渡过黄河进人山西。十五日,王铭章在赵村车站号召三六丶四旅全体官兵要"受命不辱,临危不苟,负伤不退,被俘不屈。"十九日,三六丶四旅到达太原后,接到负责指挥正太线作战的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肱的命令,东行至岩全镇。二十四日又接到黄绍肱命令"即刻出发迎击西进之敌"。由于情况不明,二十五日拂晓,三六丶四旅在东回村与日军遭遇,三六丶四旅尚未部署完毕即遭日军炮火袭一击,敌机轰炸扫射,各部伤亡很大,但该旅官兵士气高昂,以简陋装备与装备精良的日军展开殊死搏斗,激战一日,伤亡近二千人,当日夜晚撤退。由于黄绍骇直接指挥师、旅、团,部队建制被分割,以至于被敌各个击破。当王铭章到达前线时,一二二师已处于混乱状态。经过两个星期的作战,四十一军伤亡近半,为利于今后作战,军长孙震整编部队,每旅两个团并为一个团,一二二师二个旅四个团缩编为二个团(旅番号继续保留人整编后,即开到平遥、张兰一带继续与敌作战。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川军藤县血战:只有战死的忠烈没有投降的懦夫 https://learningtimes.cn/215.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