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桥抗战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

2024-02-10 0 221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在我国东北悍然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侵华战争,从此长达14年之久的中国抗日战争开始了。中国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先驱,其抗战时间最早、最长。江桥抗战又是中国抗日战争的先驱,其抗战时间最早。在纪念江桥抗战73周年之际,回顾江桥抗战的历史,总结其经验教训,加深认识江桥抗战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将有利于弘扬爱国主义精神,防止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抵御外来侵略者,促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江桥抗战首当其冲,在中国抗日战争中,公开违背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敢于抵抗日本侵略者,毙敌甚多,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武装抗日主张,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喝彩。“九一八”事变后,面临着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在我国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的时刻,中国人民面前摆着爱国与卖国、抗日与投降、抵抗与退让的问题。蒋介石不顾中华民族的存亡,对日本侵略者采取妥协、投降的不抵抗政策。9月19日,蒋介石给张学良发电说,沈阳日军行动可作为地方事件,望力避冲突,以免事态扩大,一切对日交涉听中央处理。在这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惟有中国共产党举起抗日大旗,号召广大人民群众武装起来,驱逐日本侵略者。中国共产党9月20日发表《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9月22日发表《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事变的决议》,指出,党组织的任务是组织和领导群众,用武装斗争的方法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奴役和侵略,发动群众斗争,加紧在北满军队中的工作,组织游击战争,直接给日本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中共满洲省委于9月19日发表《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的宣言》,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阴谋,谴责了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此后,中共满洲省委和团满洲省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发表告群众书、决议、紧急决议书等,要求各级党组织,积极领导群众,用各种形式展开反日斗争,做东北军士兵的工作,抵抗日军缴械,制止反动军官的叛变行为,尤其是在日军尚未占领的区域加强这项工作。由于国民党蒋介石和中国共产党所采取的立场和政策截然不同,它给东北军、广大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的影响也截然不同。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和领导下,全国很快掀起了抗日浪潮。深受蒋介石不抵抗政策毒害的东北军,分化成为有的投敌、妥协,有的观望,有的投身抗日。

“九一八”事变后,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日军很快占领了沈阳、长春、吉林等大城市和南满路、安奉路、吉敦路、四洮路沿线,以及延边四县。此时,在当地东北军中,有的不战而退,把各种武器和飞机、粮秣丢给日军;有的孤军自卫还击,后败退他地:有的被缴械、投降。尤其是出现了汉奸,使日军很快控制了辽、吉两省。如,沈阳的袁金凯等投敌后,组织了辽宁省地方维持会:洮南的张海鹏和东边道的于芷山率全旅投敌,发表了伪独立宣言:吉林的熙洽投敌后,成立了伪吉林省长官公署:吉林的李桂林旅、常尧臣旅、吉兴旅投敌。日军尚未触犯的辽宁省北部、吉林省东部、哈尔滨的东北军处于观望之中。在这个期间,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和领导下,广大人民群众和爱国知识分子、各阶层人民用各种形式反对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敦促蒋介石国民党政府抗日。如,沈阳市的市民和学生进行了罢市、罢课、罢工;吉林省的工人、学生张贴标语,宣传抗日;吉林市的中学大部分罢课,部分学生参加抗日军:农民放弃收割,表示反对伪政权:北平各界代表举行救国运动大会:流亡到北平的学生和东北在北平的学生成立“东北学生抗日会”,组织了“敢死队”,决心“与倭贼拼争”:北平的清华、师大等学校召开大会,发出宣言、通电向全国呼吁抗日:王化一,卢广绩等在北平成立东北留平同乡抗日救国会,敦促蒋介石抗日:在上海10万多名学生举行抗日罢课,示威游行,同时有35000多名码头工人举行抗日罢工;广州、武汉等城市也组织了大规模的抗日反蒋活动;上海、南京等地学生到国民党外交部请愿,抗议政府卖国外交,痛打了外交部长王正廷:在北平举行有250多个团体、20多万人参加的各界人民抗日救国大会,通过了抗日决议,决议要求国民党政府对日宣战,收复失地,严惩外交部长王正廷。

震惊中外的江桥抗战,就是在这种敌我力量巨变,辽、吉两省基本上被日伪军控制,东北军处于群龙无首之局的混乱之中;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各阶层人民群众,以及爱国官兵积极主张抗日,收复失地的呼声之中,首次进行的公开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有组织、有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江桥抗战是在中国抗日战争中,首次进行的较大的战役。

日军为了进犯黑龙江,先采取了以华制华的方法。日本侵略者任命张海鹏为伪黑龙江省主席,并用6000多支枪、200多万发子弹以及大量军需物资来武装张海鹏伪军。根据敌情,为了阻止日伪来犯,东北边防军驻黑龙江省副司令公署参谋长谢珂调军布防,让徐宝珍率卫队团和工兵2个连、辎重1连、炮兵1营,调到嫩江桥,并构筑阵地;朱凤阳团调到泰康西;吴德林旅调到省城附近待命:朴炳珊带二营炮兵进省城。10月10日,北平副司令行营来电委任马占山为代理黑龙江省主席、黑龙江省军事总指挥,谢珂为副指挥兼参谋长。马占山对自己的部下说:“我是一省长官,守土有责,决不能将黑龙江寸土尺地让与敌人,我的力量不够,他来欺负我,我已决定与日本拼命,保护我领土,保护我人民,如果我错了,请你们把我的头割下,送到中央领罪。”

10月16日拂晓,张海鹏率伪军在江桥南端发起进攻,欲渡江桥。此时,马占山尚未到省城。我方在谢珂的指挥下猛烈出击,使敌人狼狈不堪,四散逃走。为了阻止敌人再犯,我军把江桥破坏3孔。17日,伪军彭,徐两团突然反正,树起抗日旗帜,并拟袭洮南城内300多名日军。与此同时,苑崇谷旅两个团已抵达喀尔葛。因此,敌人腹背受威胁,18日退回洮南。在此战,伪军几乎全军崩溃,在前线指挥伪军的日军军官多人战死。这一仗,是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爱国官兵首次与伪军所进行的战斗。

10月19日,马占山从黑河到省城。他首先致电前方战士,激励他们阻止来犯之敌。为防敌人再犯,他进一步加强了以江桥为中心的防务,赶修防御工事。他把步兵、骑兵、炮兵共10个团和苑崇谷旅布防于嫩江桥、大兴、汤池、三间房、富拉尔基一带。他又发出通告,整顿省军政两署人员,安定社会秩序,以便有利于再战。另一方面,马占山痛斥、反驳了日军的无理要求。如,把黑龙江省政府之权交给张海鹏;率兵退出省城:修好江桥等需求。与此同时,敌人也调动了大量兵力。日军调动了3个旅团、重炮兵联队、一部分铁道守备队、混成旅的一部分、一部分空军。张海鹏的伪军也组成了3个支队。

11月3日,日军以修理江桥为名,派兵到江桥,并派飞机轰炸我阵地,同时渡过江桥向我方猛烈射击。马占山部英勇反击,把敌人打退到江桥以西。四五日,日伪军动用大量兵力大举进攻江桥、大兴我方阵地,但都遭到阻击。在激烈的战斗中,打死打伤日军160余人、伪军700余人,我军伤亡百余人。11月6日,日军又增派兵力,用野炮、重炮、铁甲车、飞机猛烈反扑,双方激战了一天。在战斗中,虽然给敌人沉重打击,但我军伤亡了700余人。为了保存余力,我军乘夜放弃江桥阵地,退到大兴、三间房阵地。此后,在三间房、大兴、汤池的阻击战中,敌我双方不断地调整了兵力。在战斗中,我方官兵坚守阵地,与敌血战。但是,我方在兵力和装备处于劣势,后无救援的情况下,相继失守了大兴、汤池、新立屯阵地。

11月18日,日军3500余人猛扑三间房我军主阵地。在激烈的战斗中,许多官兵壮烈牺牲。马占山在部队伤亡过重,弹尽粮绝,无增援的情况下,命令部队沿齐昂路退至省垣。11月19日,马占山带军政两署人员退出省垣去克山,部队向克山、泰安、拜泉、海伦等地撤退。同日,日军进入省垣。至此,江桥抗战结束。

在江桥抗战中,日军伤亡1000余人,冻伤近千人,伪军伤亡极为惨重,我军伤亡2000余人。举世瞩目的江桥抗战,是在中国抗日战争中首次给日军沉重打击的战役,它体现了中华民族坚决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意愿。教育家陶行知在《敬赠马占山主席》一诗中,盛赞马占山“神武将军天上来,浩然正气系兴衰,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1939年12月马占山在延安逗留时,毛泽东同志主持欢宴,并在致词中说:“马将军八年前在黑龙江首先抗日,那时红军在南方即致电热烈欢迎,八年前红军与马将军则已成为抗日同志。”

江桥抗战博得了中国共产党和全国各阶层人民群众、海外侨胞的称赞和支持,更加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争。江桥抗战开始以后,中外报刊争先登载江桥抗战的消息,全国各地的贺电有如雪片飞来。 《滨江日报》、《益世报》、《大公报》、《晨报》、《申报》等,都以“民族英雄马占山抗日”,“马占山异军兴起,日军北犯受阻”等大标题,报道江桥的消息,盛赞了爱国官兵的英勇斗争。

中共满洲省委和北满特委号召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支援江桥抗战。在江桥抗战期间,当地群众组织起来到前线为抗日军挖壕筑垒,妇女们为前线官兵昼夜赶制棉衣,市民们做食品送前线,地方团体捐款10余万元,献猪羊200多口犒劳杀敌将士兵。哈尔滨的各团体,争相尽力捐输,购买衣服和食物,派代表赴前线慰劳将士。哈尔滨航务局发起募集捐款1 100元,买了卫生衣500套;航业分会捐了6千元,工人捐千数百元;国际协报代收各团体1 10元,购买饼干:中东铁路局捐300元;三育学校学生捐200元;青年会捐300元;港银业界捐助8000元。上海各界也积极支援了江桥抗战。上海各公团朱庆澜、史良才等汇款万元接济马占山,表示慰劳抗日将士:上海各界汇款给马占山50000余元。哈尔滨市各界组织六、七十人的慰劳团,携带慰劳品到龙江时,马占山亲自会见各代表,并表示了抗日到底,决不屈服的决心。

马占山带军政两署退到海伦后,为了扩充部队,继续抗日,在黑龙江省各县组织了民团总队。 此时,在中国共产党的发动下,许多东北青年学生到海伦投笔从戎,关内的爱国学生组织“援马团”、“义勇军”等组织,表示愿意到黑龙江参加抗日斗争。因此,马占山责成苑崇谷把已到海伦的七八百名学生组成为“学生团”,补充队伍,其中有些学生被派往各地,担负宣传抗日工作。与此同时,上海各大学抗日会向全市发出募捐支援马占山抗日的号召,许多华侨纷纷来电表示支持抗日,并汇款。由于马占山抗日有功,在南阳马占山照片每张5元钱出售,在上海出了“马占山牌”香烟和牙粉,深受群众的欢迎。由于江桥抗战体现了华民族的浩然正气和英勇顽强的精神,深受全国人民和海外侨胞的支持,并且江桥抗战又更加鼓舞全国人民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在全国不断掀起了抗日浪潮。

江桥抗战推动了各地义勇军的兴起和发展。日本侵略者占领黑龙江省城后,用多种方法多次对马占山劝降,并在军事上进逼马占山部队。在这种情况下,马占山失去了抗日信心,终于1932年2月16日去沈阳参加“四巨头会议”,接受了伪黑龙江省省长之职。消息传开,激起了黑龙江省爱国军民的愤慨,全国人民纷起谴责马占山为“降将军”。由于马占山投敌,导致参加过江桥抗战的队伍很快分化瓦解,其中有的投敌,有的脱离马占山领导单独抗日,组织了各种抗日义勇军。朴炳珊带4000余人宣布抗日,成立了“黑龙江省民军”,并在拜泉、克山、讷河、克东坚持抗日。邓文率2000多人在明水、安达等地进行抗日游击战。李海青组织1000余人队伍,成立了“民众自卫军”,并在肇东、肇州、兰西、扶余、农安、安达等地展开抗日斗争。这支队伍后来发展到20000余人,其中包括数百名学生义勇军。我们党为了争取李海青坚持抗日,扶余团特支向这支部队派去了五名同志。徐子鹤、才鸿猷、天照阳等也组织义勇军在绥滨、通河等地进行了游击战。苏炳文、张殿九也发出抗日通电,并组织“东北民众救国军”,以海拉尔为中心展开抗日武装斗争。在黑龙江各地兴起和发展抗日义勇军的时候,东北各地也相继出现了各种抗日义勇军。这些抗日义勇军都为收复失地,消灭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援助。

历时16天的江桥抗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先驱,也可以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先驱。它博得了中国共产党和全国各阶层人民的盛赞和支持,鼓舞了全国人民的爱国热忱,推动了东北抗日战争的发展,首次沉重地打击日本侵略者,震惊了中外,其历史功绩将永远载入史册。(元仁山)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江桥抗战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 https://learningtimes.cn/979.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