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翔部队”:抗战中国军最神秘的一支队伍

2024-01-27 0 315

 来源:铁血军事

“鸿翔部队”:抗战中国军最神秘的一支队伍

中国空降兵李汉萍

2009年,一部自史蒂芬·E·安布罗斯著名畅销书《Band of Brothers》(兄弟连)改编,由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同名战争大剧在全球的热播,令二战中美军的101空降师名扬四海。十余年来,“诺曼底大空降”“市场花园作战”等战役因受《兄弟连》大片的影响为人们所熟知。然而,当我们将目光移回东方战场时,却发现中国伞兵的身影是那样的难以寻觅。

两年前,笔者在寻访抗战老兵的过程中有幸与当年中国空降部队的老兵杨勤槐成为忘年之交,通过老人当年留下的日记、老照片和他清晰的口述,一段关于中国伞兵在抗日战场上的征战往事逐渐拂去历史尘埃,呈现于我们眼前。

“外援”提出的创建构想

空降兵是近现代战争中才出现的新型作战兵种,世界上最早的空降部队由苏联在1930年组建(指正式建立的伞兵部队),不久后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军事强国都相继组建了自己的伞兵部队,并投入到硝烟弥漫的二战战场。对于当时贫弱的中国而言,组建空降部队不啻为一种奢望,不过到了抗战后期,奢望却渐渐变成希望,这还要从两位外国盟友说起。他们一位是在国民党第5军特务营任职的澳洲人史典华少校,另一位则是时任美国第14航空队司令暨中国空军参谋长的陈纳德将军。

1943年7月,美军第82空降师在西西里的首战成为盟军关注的焦点,不久后史典华以美军在昆明周边刚构筑的几座机场防备不足的实际情况为由,提出组建一支伞兵突击队来防备日军进犯的建议,并很快拟定一份详细计划书分别呈交给陈纳德与杜聿明。杜陈二人在计划书的基础上做出部分修改后将方案呈交给最高统帅蒋介石。与此同时,陈纳德向美国在中国战区的最高指挥官史迪威提出协助中国成立伞兵的请求,不料被泼了盆冷水,史迪威以缺乏装备、教官等理由拒绝了。

蒋介石虽于当年10月22日批准该建议,但史迪威不予配合,而当时的国民党部队既无伞兵装备,又无伞兵训教官,更无足够的运输机,即使成立也是有名无实。为解决这一系列难题,史典华与陈纳德四处奔走,连求带借,总算勉强满足了建立空降部队的基本条件。1944年1月1日,中国第一支空降部队——伞兵第一团正式在昆明岗头村挂牌成立。伞兵团隶属第5集团军,代号为“鸿翔部队”。

“鸿翔部队”的主要干部多来自第5军。团长与副团长分别由李汉萍少将和简立上校担任。士兵则多是从衡阳、桂林、柳州、贵阳等招收的知识青年。当时正在上中学的青年学生杨勤槐、翦凝宏、钱定靖、彭声煌、施明映等人就在此时应召入伍,成为我国首批空降勇士。兵源问题是解决了,但此时部队的基础装备依旧缺斤少两,伞兵团亦是名不副实。

伞兵团这种名不副实的状态一直到1945年2月第一批美军战略局作战组抵达昆明才有所改观。美方通过对伞兵团的考察后,最终同意向中国提供伞兵装备与训教官,同时在美方的建议下,伞兵团于1945年4月8日改编为陆军突击队,共编为20个突击队,直属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部。在20个突击队中,第11队的队长正是史典华(此时已为上校军衔),他是20个队中唯一一位外籍队长。

有了装备和教官,突击队第一队终于在云南宜良县正式开展跳伞训练。这次伞训历时两周,大多数队员都圆满完成任务。伞训结束后,突击队第一队从宜良回到昆明,准备奔赴战场。

开平空降首战获胜

1945 年7 月10 日下午5 时,中美突击队队长井庆爽带领第一队的勇士们被空降到广东开平投入对日作战。中国伞兵的首次空降作战开始了。

伞兵的着陆区在开平城外的一座山坡,并未与日军遭遇,不过有一名叫宁公灏的士官却在空降时不幸落入鱼塘溺毙,成为中国伞兵牺牲的第一人。

1945年8月1日凌晨,上级给突击队下达了重要任务,即破坏敌人水上运输的主要码头南江口,全体队员立即整装起行。

“在与西江汇合的地方就是叫南江口的小镇,这个地方是日本兵的一个据点,他们控制着这样一个交通枢纽的地方。”杨勤槐老人讲述了当年突击队开赴南江口的作战目标,“我们必须要在那个地方进行战斗,最好是能够夺取南江口,这是上级下给我们的命令。所以从我们坐上船时,就知道这个任务是很艰巨的。”

根据当时突击总队第一队的翻译官李善乐先生回忆,南江口一役中,日军“弃尸二十六具,伤兵十七人”,我军“阵亡四人,伤七人”。长眠在南江口的英烈除了施明映之外,可查到姓名的还有一位叫欧建芬的中尉。此役之后,战略局作战组负责人柯克斯中校在战报记载:“突击队首次任务表现出色,在敌火下纪律优异,中国部队展现果敢无畏精神,逐屋扫荡日军。”

伞兵突击队遭遇惨胜

1945年7月16日,即第一队“开平空降”的第6天,突击队第二大队(含第八、九、十队)队长林树英上校接到“扫荡丹竹机场之敌,并担任该机场保卫,如遇89师先头部队到达之后,即协同东进”的任务。7月17日,第二大队约700名成员集结于呈贡机场,分批被运送至广西柳州机场。与“开平空降”不同的是,当时第二大队尚未完成伞训,开赴广西作战采取的是机降形式。

第二大队到达柳州机场后,休整至20日即启程东进,于24日抵达距敌仅20里的平南县北部。战斗在7月28日打响, 8月3日,突击队第十队的将士在步兵协同下,将山头日军打退,于当日拂晓拿下凤凰山高地。下午2时许,不甘失败的日军组织自杀式冲锋,企图夺回阵地,突击队立即给予猛烈还击。

8月4日,突击队员协同陆军265团占领丹竹机场,突击队任务完成。此役是中国伞兵在抗战三次作战中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功败垂成孤军奋战

在前两批伞兵相继投入战场后,由姜键率领的第二队也于1945年7月26日空降湖南。任务目标是袭击并破坏当地日军的水路交通要道。

1945年8月5日凌晨4时,我军进攻部队开始向日军高地挺进。由于协同作战的地方游击队武器落后,作战素质也参差不齐,这次主攻的任务落到了伞兵身上。遗憾的是,在部队发起进攻前,突击队中的美军少校库克竟与队长姜键就发动突袭的时间发生争执,库克甚至越俎代庖,一度拔枪逼迫伞兵前进。就在争执之时,日军已觉察到我军的到来,布下机枪重火力严阵以待。奇袭先机已失,此役功败垂成。

1945年8月15日,战争随着日本宣布投降而结束。抗战胜利后,杨勤槐与一部分战友选择回到校园继续自己的学业。而留在伞兵团的将士们也在之后动荡的大时代中选择了各自的归宿——撤往台湾或留在大陆。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鸿翔部队”:抗战中国军最神秘的一支队伍 https://learningtimes.cn/440.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