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2024-01-27 0 536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刘丽北

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图片说明:金端苓编绘出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地图》,左下角为金仲华签名。

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图片说明:金端苓手绘《中国抗战形势图》

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图片说明:金端苓(1918-1997)浙江桐乡人。抗战时期,随其胞兄金仲华学习绘制时事地图,先后为《世界知识》《抗战三日刊》《全民抗战》等杂志绘制了大量形势地图和时事图解,揭露帝国主义对我国的侵略和德、意、日法西斯暴行,激发了广大读者的抗敌热情。郭沫若称她是“地图名手”,周恩来称她是“地图专家”。她是一位以时事地图呼唤民众抗战意识的先行者。

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图片说明:刘火子、金端苓夫妇与长女、本文作者刘丽北。

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图片说明:1938年,金端苓与邹韬奋(左)、兄长金仲华在武汉。

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图片说明:金端苓手绘第二次世界大战形势图

她绘制的时事地图送上海马思南路(今思南路)五号周公馆审查时,周恩来满意地当面称赞她:“地图专家,毕竟是地图专家呀!”

她,就是金端苓。

如今人们对地图的使用已经非常熟悉,手指点击一下手机里的“地图”,即可知道全世界任何地方在什么位置,附近有哪些重要标志,可以怎样抵达,无远弗届。可是当时间回溯到七十多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要理解地理位置和战争发展的形势,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她被称为“地图专家”,这个美誉贯穿整个抗战时期乃至之后的数十年。郭沫若先生称她是“地图名手”;茅盾先生对她的期望是“新民主的新中国地图快快出版”;她绘制的时事地图送上海马思南路(今思南路)五号周公馆审查时,周恩来满意地当面称赞她:“地图专家,毕竟是地图专家呀!”这个被称为

“地图专家”的人就是我的母亲——金端苓。

高中休学业 随兄学习绘地图

母亲金端苓1918年出生在浙江桐乡县梧桐镇,外公是一个小学的教书先生。她是家中老幺,比她年长十二岁的哥哥,就是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金仲华。

金仲华曾就读于浙江杭州的之江大学,那是外国教会在中国办的十三所大学之一,他的英文很好。1927年金仲华大学毕业后,到上海出版界工作,主编过许多进步刊物,并且在多份报刊上发表了大量有关国际问题的文章。身处变化莫测的战争年代,他对于时局的精辟分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读者中有着很高的声誉。

日寇侵华,东北沦陷,进而战火蔓延,局势越来越严峻。1934年,十六七岁的母亲金端苓正在上海中学念高一,舅舅金仲华决定让她休学,培养她绘制时事地图,为他撰写的国际问题文章配图。这里所讲的地图,既非传统地理课上见惯的山川河流的地形地图,也非有严格边境、国界之分的行政地图,又不是画有等高线的军事地图,而是在特定历史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流行于欧美报刊上,以示意图的形式作为特殊语汇,展现战争形势发展状况,帮助文章作者评论、介绍国内外形势的时事地图。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时事地图是一个全新的新闻品种。在国际问题研究方面崭露头角的金仲华,首先将这种时事地图引进到中国的报刊上,让读者通过“读地图”的方式,对战争形势有一个直观和明了的理解。用金仲华的话来说,在世界战争发展的非常时期,对于战局进展的重要消息,通过参看地图,会有“立体的感觉”。即使他本人,也是通过“读地图”的方式,对世界各地的情况“因此而明了起来”。

当年国内普通百姓的地理知识是贫乏的。金仲华曾经听闻:荷兰殖民地印度尼西亚被日军占领之后,“民众恐慌地认为,日寇一跳就可以登陆澳大利亚了”;缅甸失守,“日寇与德军就在印度会师了”。舅舅认为,必须以地图来帮助人们了解战争到底在哪儿打,战争真正打到哪儿,发展的情况是怎样的,这些非常重要。所以,当金仲华写分析国际问题、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战发展形势的文章时,总是离不开世界地图。他把这个过程称为“读地图”。

“九?一八事变”爆发初期,金仲华培养过一位出色的地图作者沈振黄。沈振黄参军后牺牲了。舅舅又开始培养胞妹金端苓绘制时事地图。金端苓的第一幅作品《马德里战争地图》发表于1937年4月1日出版的《世界知识》上,内容是关于德意干涉西班牙内战,全世界支持马德里保卫战的情况。那年她十九岁。自此,母亲开始了她绘制时事地图的生涯。

笔纸为武器 以图配文抗日寇

《世界知识》创刊于1934年9月的上海,是一本关于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的半月刊。它描述世界风云变幻,评说地区热点问题,具有很强的时事性、权威性和知识性。这份由胡愈之、金仲华等国际问题专家创办的国际问题杂志,大量运用时事地图,在中国报刊史上是一个全新的创举。

在邹韬奋和金仲华等老一辈新闻出版人的指导和鼓励下,母亲进步很快。她为当年多种进步刊物如《世界知识》《抗战三日刊》《全民抗战》《妇女生活》《大众生活》《国民周刊》等杂志绘制了大量形势地图和时事图解,揭露帝国主义对我国的侵略和德、意、日法西斯暴行,从而激发广大读者的抗敌热情。

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役之后,上海沦陷,金端苓随金仲华转移到了武汉。在汉口交通路金城文具公司楼上,母亲和邹韬奋、金仲华三人同在二楼一间办公室里工作,继续为《世界知识》《抗战三日刊》《全民抗战》《妇女生活》等刊物绘制抗日战争形势地图。例如,在《抗战三日刊》上,金仲华开设专栏“战局一览”,金端苓则每期都配有战事地图。这种时事地图,最适宜表现的内容就是战争发展形势。瞬息万变的战争局势,让母亲绘制的时事地图有了极大的表现空间。

在武汉的那一年,由金仲华撰文、金端苓配图的抗战形势地图,汇编出版了一本《抗战形势发展图解》。此书出版不久,武汉失守,这本地图册很快就绝版了。母亲本人也未能保存。近年来我想寻找关于这本地图册更进一步的资料,通过互联网查询,得知美国斯坦福大学图书馆似有一本馆藏《抗战形势发展图解》(主编金仲华,1937年西安生活书店出版,19×27cm,63页)。看来要一窥其真貌的难度颇大。

武汉失守,母亲到了香港,继续为报刊绘制时事地图。“战争形势瞬息万变,有时一天就得为五六家报刊绘制不同内容的地图。”母亲曾经这样对我说,“那时,主要是为阿哥的国际问题、羊枣的军事评论等文章,配上各种主题的地图。也有自己晚上收听美英国家电台的广播,根据最新消息连夜绘制出最新的形势地图,或者是独幅的地图,或者再由阿哥或羊枣等人配写图解。”

“《星岛日报》曾经用整版对开的版面刊登我绘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形势发展图解》,印刷一万张,随报附送。当天报纸一抢而空,立刻再加印。”时隔多年,母亲提及此事,仍不乏自豪之情。

绘制时事地图不单纯是个技术活,还要考验作者的艺术表现力。“阿哥说我画的地图画面清晰,构图简练,表现方法多样。”母亲曾经告诉我舅舅金仲华对她绘制地图的赞语。直到我仔细观看母亲画的时事地图,才真正对此有所体会。这些时事地图主要集中反映一个方面的情况,把需要反映的加以突出,不需要反映的去掉,中心明确,使人一目了然。母亲绘制的地图,在画面的下角,总有一个小小的“K”字,这是她姓氏粤语拼音的首字母。由此亦可见,设计绘制时事地图,如同艺术家创作一般。

1941年12月7日,日寇偷袭珍珠港,同日进攻香港。12月25日,港督杨慕琦投降,香港沦陷。金仲华在广东人民抗日武装力量“东江纵队”的营救下离开香港。四五个月后,传来消息,金仲华已平安抵达桂林。于是母亲金端苓带着金仲华两个年幼的孩子,从广州湾(湛江)辗转到了大后方桂林,又开始了金仲华撰文、金端苓绘图的兄妹合作模式,继续以笔和纸作为武器的抗战新闻宣传工作生涯。

艰辛中磨砺 时事地图受欢迎

我们家里还留有跟随母亲多年的一个小铁盒,里面放着绘图工具,几支蘸了墨水才能使用的鸭嘴笔,那是绘制地图的专用笔,墨水蘸多了,会滴漏染污纸面;墨水蘸少了,画出的线条又会滞涩不流畅。还有圆规、小尺子、沙皮擦胶以及母亲画有飞机大炮、油站铁路等小图案的一些小纸片。即使是战争年代逃难时,这些绘图工具也没离过母亲身。家里还有一个大抽屉,里面放着几本精美的外国印刷的对开本大地图册,每本都有几寸厚。还有整卷的半透明图画纸,它们用来覆在地图上,勾勒出相关地理位置的轮廓形状,然后再绘制出所要表达的内容。

时事地图究竟是怎样画的?有什么难点、要点?母亲在世时,我似乎从未认真想过这样的问题。前两年,我在网上淘到一本母亲编绘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地图》,在发黄又透底的地图册上,我努力辨识母亲在七十多年前画的地图和撰写的文字图解,读着读着,突然许多尘封的秘密从字里行间倾泻出来,令我茅塞顿开。我惊喜地发现这本地图册里隐藏着巨大的信息量,所谓“千年字墨会说话”,作为一个进步文化人,在战争年代他们在想什么,做什么,希望达到什么目的,以及是如何教育民众读懂时事的,在这本地图册里都可以发现。这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地图》1943年11月在桂林出版发行,印数一万册。序言是母亲自己撰写的,介绍了她怎样开始绘制时事地图。舅舅金仲华则为这本地图册写了长达五六千字的推介《怎样读地图?》。

在序言里,母亲对自己怎样学习绘制地图的过程叙述得非常详细,今天读来依然栩栩如生地勾勒出母亲当年克服重重艰辛和努力学习的情景。

母亲是这么说的:

我开始画地图,是在抗战爆发以前,到现在(1943年)已有六七年了。这六七年来,我一直在学习:学习绘图的技巧,学习地理的知识;又因为我所画的多半是关于国际时事发展的地图,所以我在地图中间,学习关心国际政治军事方面的一些知识。这几年正是从中国抗战扩展到全世界战争的时期,我的基本学问虽然不够,但从这中间已得到了不少知识。

一方面,她在读地图的同时,渐渐积累了关于世界各国地理以及国际关系的基本知识;另一方面,她又从英美两个最流行的时事地图绘作者——英国的霍拉宾(J.F.Horrabin)与美国《纽约时报》的埃米尔?赫林(EmilHerlin)的作品中,研究并获得绘制时事地图的一切技巧。再加上她自己不断地发展和改进,虽然只有黑白两色,只有线条和文字,却能简洁明白地表现出战争发展的形势。母亲有自己明快、清爽、鲜明的表现风格,所绘时事地图深为读者喜爱。

母亲是谦逊和内向的人,她说:“因为是在学习期间,我没有想到把自己所画的地图收集起来,编成有系统的单行本。”她所说的单行本,就是指在武汉期间,她在金仲华和邹韬奋等兄长的鼓励下,把抗战形势地图编成了一本《抗战形势发展图解》。

1938年后,金端苓在香港为报纸画地图,“那时候,参考材料丰富,制版条件优良,国际局势的发展又是千变万化,目不暇接。那几年我差不多画了三四百幅地图,从欧战爆发一直画到苏德大战和太平洋大战前夜。当时曾经有意从几百幅地图中选出数十幅,编成一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地图;不幸太平洋战争突发,所有地图——包括我自己所画的和年来搜集的参考地图——全部付诸一炬。”“这对于我画图工作上的打击和损失,真是无法补偿的”。

母亲一定想不到,多年以后,我在香港大会堂图书馆里,找到了她在香港《星岛日报》上发表的两百多张地图!

木版代锌版 发挥才智获美誉

“香港沦陷后几个月,回到国内来,幸而在极端困难之中,仍能继续原来的工作。参考的地图册没有了,慢慢已搜集起一部分来;用锌版照相缩小制图不可能了,后来使用木板刻图,居然仍能适用。在这中间,我必须感激桂林《大公报》与《广西日报》最初刊登我的木刻地图时所给与我的鼓励,因为刻的时间虽然较多,地图上的文字和线条虽然不能不粗了些,但是看起来还是非常清楚,而且为许多读者所爱好。我收到了不少读者的信,鼓励我经常画下去。”母亲三言两语,淡淡地介绍了她首创木刻时事地图的过程。

1943年,抗日战争已经打了六七年,各类物资极度缺乏,印刷制版必需的锌版完全断货。于是,母亲开始与一位年轻的木刻师傅合作,尝试用木版刻制代替锌版,制作刊登在报纸上的时事地图。这一工作的难点是,设计地图的线条和字体不能太细——木刻师傅会刻断线;但又不能太粗——报纸印制时会模糊成一团。对此,金仲华的评价是:“绘图者要把图幅与所写地名的大小,完全适合于木刻的条件。而刻工运用他熟练的技巧,又把线条和字体刻得跟锌板差不多。这在适应战时需要,节省战时物资的意义上,可说是别开生面而非常成功的。”

木刻时事地图成功之后,母亲发现:“由于国内详细世界地图的缺少所引起读者研究世界战局发展的困难,我觉得,我幸而还能有比较详细的世界地图的材料,我应当努力画一本,给国内读者作参考。于是我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十一月开始工作,一边画图,一边搜集材料,一边刻制图版,一边编写说明,到了今年(1943年)九月才完成全部工作。这工作实在是费力非常,也许在刻的版子和编的说明上,还有许多缺点,但我已算尽我最大的力,而在国内这总可算是最新鲜最完备的一册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地图集了。”

随着母亲木刻地图实践的成功,国内一些报纸和杂志也纷纷试用木刻地图代替锌版地图,这是一个创举。值得一提的是,在物资极度缺乏的情况下,这本地图册印刷所用的纸张也不是白报纸,似乎是卷烟用的黄色玉扣纸。

一本出版物真正的灵魂在于内容,这本时事地图的内容又是什么?母亲金端苓在序言中介绍说:“这本册子包括四十幅地图,在编排上是很有系统的。它从世界战争的整个形势到远东、太平洋、印度洋和印度、中东、非洲和地中海、东西欧洲、大西洋,以至美洲,已全部在内;而在文字说明上,则力求详细,把历史背景和战争形势都写了进去。读者如果能依次看下去,也许能作为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本基本参考书来读的。”

这本木刻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地图》分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形势概说,以及远东与太平洋战场、印度与印度洋、中东、非洲与地中海、欧洲战场、大西洋与美洲六大部分。收录了母亲绘制的四十幅地图,每幅地图配有详细说明。

举几个例子: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形势、中国对日抗战、日寇本土战略形势、日寇侵占下的西南太平洋、南太平洋岛屿间的战略形势、所罗门群岛与新几内亚、缅甸——亚洲的东南门户、印度的政治问题、中立的土耳其、法国势力在非洲、纳粹侵占下之欧洲、战争中的巴尔干半岛、法兰西帝国的崩溃、高加索与苏联石油、英伦三岛与北海的战略形势、美国的两洋战略……所选主题的广度和深度由此可见。

母亲绘制时事地图的经历贯穿中国抗日战争的全过程,她绘制的黄金时期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中国抗日战争同步,因为此刻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了(1934年4月1日《世界知识》发刊词)。我曾在网上见过有人拍卖冯玉祥亲笔签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地图》,在香港一间学校图书馆也见过陈济棠捐赠的此书,可见这本时事地图册在当年中国的流传是多么广泛,影响力多么深远!

行文至此,我用舅舅金仲华的话作为结语:时事地图“这种工作的进步,确实有助于世界大战期间国内一般人对于时事知识的扩展”。这是中国新闻史上不可不提及的一笔,母亲金端苓是一位以时事地图呼唤民众抗战意识的先行者。在特殊年代,她创造性地为这一新生事物发挥了自己的才智,为广大民众了解抗战局势、认清日寇侵华真貌,为唤醒民众全力抗击日寇、保家卫国贡献了力量。

2015年8月1日于香港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抗战时期的 “地图专家”金端苓 https://learningtimes.cn/540.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