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静乐县康家会战斗纪实——百团大战第一枪

2024-02-10 0 187

1940年8月20日夜,我八路军总部为了粉碎日寇围困敌后军民的“囚笼政策”,进一步鼓舞、坚定全国军民的抗战斗志和坚强信念,在整个华北地区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驻防于晋西北地区的一二〇师三五八旅七一六团和四团的任务是:于大战的当夜攻克忻(县)静(乐)公路上日军的重要据点——康家会。

康家会位于静乐县城东忻静公路二十五公里处,它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东有石河、三交等敌据点,可通忻州;西有利润、娘子神等据点,可达静乐城;南有上双井,土地堂、柳科府等据点,可达阳曲、古交,自古为晋西北东部战略要地。1939年3月4日,日军侵占康家会后,随即在大地主尹龙泉院内修筑了碉堡。尹家大院,本身就是一座坚固的碉堡:院门坐北向南开,院内修筑了坚实的七孔青石窑洞,窑洞北靠公路,东、西、南三面均是颇为坚固的高堂大舍,严严实实的一座深宅大院被日寇选中,在窑顶上筑了高耸的碉堡,在院南修筑了碉堡群,周围设置了层层铁丝网;又在东南方向距此1000多米的操场梁修建了3个碉堡,周围挖筑了壕沟,进出都要通过吊桥,与尹家大院相互呼应。康家会据点作为日军西进的战略军火库和粮秣站,由日军独立混成第九旅团三十九大队某中队60余名日军和30余名伪军驻守。

20日下午,旅部战士奉师部命令从位于康家会以南三十余里的下马城、赤泥洼一带出发,一路潜行,迅速进入到各自指定的作战地点。第四团执行的任务是主攻康家会敌据点,其兵力部署是:第三营七、八、九三个连,沿村南土梁排开正面攻击敌碉堡;第二营五、六连进入村东南土梁,两个营沿村南土梁呈马蹄形排开,对据点形成合围之势,并提前成功策反了部分伪军。七一六团奉命设伏距康家会西五里的圪台坪、砚湾地段,警戒城内日军增援。四团二营四连奉命设伏于康家会东五里的炭窑沟地区,警戒石神据点日伪军的增援。为更有效地歼灭敌人,战前,我七一六团与第四团二营四连又带领民兵分别将各自警戒处的公路挖沟破坏,以阻止敌汽车通行。

20时,在已策反伪军的带领下,我军部分战士随伪军“打粮队”巧妙地进入了操场梁敌据点。时机不等人,战斗随之打响。在内应的配合下,我军很快消灭了此处据点敌人。五连和六连按照既定部署开始向尹家大院敌碉堡群秘密靠近。五连一排周富贵带领选定的投弹班和刺刀班紧跟在向导的后面,20多名精壮的骨干队员,刺刀插在枪头上,手榴弹拧开了保险盖,从街心穿过去,破坏了敌人从苇地里拉出的一道铁丝网。走了十几步远,又被一道铁丝网拦住,当大铡刀砍下去时,两边的铁叶子铃档响了起来,“滴滴铛铛”的声音在寂静里响得刺耳。

“什么人的干活?”日军哨兵把子弹推进枪膛,用不十分熟练的中国话高声喊叫着并发射了信号弹。一排的战士当机立断,利用敌人几秒钟的迟疑迅速越过了铁丝网。日军打过来一排子弹,有一民兵缺乏经验没有卧好,一颗子弹“嗖”地一声从他肩膀穿过,被身边的战士赶紧扶下去。一排20多名战士仍然一声不吭,摸到了其中一个小碉堡底下,随即发现这是一个空碉堡,原来打枪的是离此不远的另一个碉堡。日军一看来势不大,便以为是零星的游击队来扰乱,抽烟说笑,没有在意,只派了几个日本兵过来查看,很快双方就交了火,周富贵藏在暗处只打了三枪,日本兵就掉头跑了回去。

这时传来上级命令:“六连已经越过铁丝网,接近了敌人,要求五连迅速向敌碉堡靠进,配合六连消灭全部敌人”,战斗一下子变得猛烈起来。五连一排将捆扎在一起的十几枚手榴弹扔到碉堡群旁边爆炸了,六连一个战士极为机灵地窜上房顶,冷不防扔下一颗手榴弹,炸坏了日军的掷弹筒,营长及时发出命令:“迅速前进,做一层工事,拂晓前彻底消灭敌人。”

军号响了,周富贵带头从临时做的工事里跳出来,冲向敌碉堡。这时,日军燃放了毒气,从碉堡里突然冒出了团团浓烟,迅速向外飞散,战士们淌着眼泪,咳嗽不止。“同志们,不要紧,这是催泪瓦斯”,连长一面镇定情绪,一面指挥大家用手巾把口鼻捂住,“别让鬼子跑掉,快,手榴弹上!”一颗颗手榴弹雨点般齐向碉堡群投去。周富贵扛着梯子飞快地冲过去搭在一个小碉堡上,利落地爬上去,把手榴弹使劲扔到里面。这时六连的一个排长也冲到门口,周富贵大喊:“小心,里边还有活的……”话音刚落,果然从里面飞出两颗子弹。战士们又把手榴弹往碉堡里投,两个活着的日本兵拼命抵抗,一排排子弹向外扫来,周富贵干脆停留在梯子上,身体贴着碉堡外壁:“奶奶的,老子叫他顽抗!”往碉堡里连扔了几颗手榴弹,里面没了动静,碉堡群被攻克。

时机已到,旅首长一声令下,全体战士向尹家大院内的敌人发起了总攻,机枪、步枪急速地吐着火舌,火红的弹雨划破夜空飞向敌人。龟缩在里面的日伪军仓惶应战,日军小队长抱着电话机向静乐县城日军中队长和石神据点日军紧急求援,又对着话筒呼喊三交、上双井等据点时,电话却成了哑巴,原来,我军为诱歼城内、石神的敌人,除通向这两个据点之外的电话线都已事先切断,待敌人简单通话后,这两条电话线也随后切断。气急败坏的日军小队长将电话机摔在地上,带领日军开始了疯狂反击。

负责正面攻击的是我三营九连机枪班长姚贵方,是有名的神枪手,他瞅中石窑顶上碉堡里正示威的那挺机枪,“哒哒哒…… ”一梭子过去,敌人的机枪成了哑巴。流星似的炮弹刷刷刷地飞向敌碉堡,“轰隆隆”一阵巨响,碉堡顶被炸开了一个大洞,里面十几名日伪军吓得紧紧地缩在一个角落不敢再动。凌晨时分,从东、西两面相继传来枪声。日军小队长意识到石神和城内两路援军均受阻了,于是命令残余日军全部撤回窑洞内,继续顽抗待援。

果真,城内日军闻讯后,急忙组织了百余人,携带军火武器,乘两辆汽车向东急驰而来,却在砚湾附近钻进了我716团的伏击圈,一场激烈的阻击战仅仅40分钟就告结束,我军击毁了敌人的两辆汽车,毙伤日伪军90余人,俘获10人,并缴获了许多武器。与此同时,石神据点30余名日伪军行至炭窑沟以东,被我二营四连截在山沟中,经一小时的激战,也全军覆没。

此时,被我四团封锁在尹家大院窑洞内的残敌,还在焦急地等待着石神、城内的增援。眼见我四团的攻势越来越猛,而东西两路的枪声已逐渐寥落,日军小队长意识到大势已去,两路援军已无指望,便重新组织兵力,向东北方向突围,疯狂的反击战又一次打响。

旅首长也充分估计到敌人待援无望后定会狗急跳墙,因东、南、西三面均有我军主力,只有北边攻势小,判断敌人会穿林涉河北逃!为了全歼敌人,四团首长令三营长于志全同志率领九连转至村东阻击,给敌人让开了通道。敌人停止了射击,提心吊胆地涌上了公路,却迎来了我军的枪林弹雨,扔下一地尸体后,残敌又退入石窑。借此机会,我九连指导员陈丙旭率领战士挥舞大刀砍开敌里外三层铁丝网,绕到石窑南面。二排长邱金堂和十几名战士攀上窑顶用机枪封锁了大院,将敌紧紧地囚禁在窑内。敌人在窑内架设起机枪疯狂地向外扫射,然而,限于位置和角度,其火力对我军已无威胁。

凉风嗖嗖而起,东方泛起鱼肚白。被我军封锁在窑内的敌人,仗着弹药充足,仍凭借着坚固的石窑负隅顽抗。我军点燃了柴草、门板等扔入院内遮挡日伪军视线,九连一班长杨文德、战士陈文贵、赵成林等用镢头和铁锹将石窑后背墙挖开个大孔,敌人的机枪立即对准此孔拼命地向外射击,同时不断地往外投掷手榴弹,以防我军逼进此缺口。三排一班长杨进明瞅准敌人掷弹间隙,迅速贴着后墙移近缺口,将一捆拉着的手榴弹扔入窑内,“轰隆”一声闷响,敌人的机枪哑了。我军冒着浓重的烟尘冲入窑内,经过一番激烈肉搏,俘虏两名日军、l1名伪军,击毙所有残敌,日军小队长在挣扎中也被我战士击毙。至此,康家会战斗以我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结束。

康家会之役,由于成功策反了敌伪人员为我军引路,先行进入敌人据点,所以战斗是在8月20日20时提前打响的,比正太路主战场22时的进攻时间早了两个小时,事实上打响了百团大战的第一枪,是百团大战真正的首战。

此次战役,共毙敌200余名,俘日兵12名,缴获迫击炮2门,重机枪2挺,轻机枪23挺,步枪100余支及大批军火弹药,手枪10余支,粮食布匹、军服被褥等无数,毁敌汽车2辆,我方仅有一名民兵受伤。

此役前后,游击队员、人民群众积极配合部队侦察敌情、筹集粮草、组织群众转移,做了大量辅助工作;在战斗中,人民群众紧随部队,转运军火弹药,抢救转送伤员,作出了卓越贡献,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力量。

康家会战斗首战告捷,歼敌多,伤亡少,计划周密,运筹有方,成为百团大战中里应外合、围点打援的典范战例之一。(来源人民网,百团大战首战纪念馆 静乐县新闻办 供)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山西静乐县康家会战斗纪实——百团大战第一枪 https://learningtimes.cn/948.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