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许昌战役史实辨析

2024-02-11 0 331

豫中会战是抗战后期国军的一次大溃败,国军第一战区蒋鼎文、汤恩伯部及增援的胡宗南部及第五战区之一部约60万大军在十几万鬼子的进攻下,全面崩溃,37天丢失38座县城,丢掉了几乎整个河南,损兵20余万(多为溃散,伤亡并不大,按国军统计:第一战区伤亡19144人,日军统计:中国军队阵亡32290人,被俘7800人),但在这场大溃败中还是偶尔有几个亮点的,许昌战役就是其中之一。

许昌战役是豫中战役第一阶段日军突破后的顶点一战,日军预计,攻占许昌之后就进行向左迂回,包围国军主力第13军,其实汤恩伯也看到这一点,当时的许昌是国军平汉路最后一个据点,是否守住,对下一步作战至关重要,于是他先命令28集团军所部对进犯敌军进行侧击,并于4月28日暂15军军长刘昌义率新编29师固守许昌,并指挥新编42师守卫许昌以西各据点,但29日又命令新编29师死守许昌,命令刘昌义出城指挥20师和新编42师于次日黄昏展开于襄城的化行、颖桥和禹县的前陈一线,并向许昌的七里店和禹县的马沟一线攻击前进,并协同马励武第29军和泛东挺进军围歼许昌外围日军。

日军于27日晚下达作战命令,命令1.62师团进出至许昌以西颖桥镇,截断守军向西南山区撤退的道路以及国军增援的道路。2.37师团从北、西、南、三个方向攻击许昌城,3.独立混成第七旅团由东面攻城4.战车第三师团以2个中队配属37师团攻城。4月29日夜,62师团攻占20师在颍河两岸的阵地,掩护其他部队到达出发位置。30日拂晓,日军开始攻击。

现在转过来再说一下守卫许昌的吕公良的新29师,新29师属于国军第28集团军暂5军,是一支装备一般的中央嫡系部队,下辖85.86.87等3个团,还有一个补充团,这按编制应该有8000-9000人,但不知怎的,所有资料都说其在许昌的守军只有3000多人,虽然该师的86团第二营曾随刘昌义在中牟与和尚桥转战了七八天,86团其他两个营在4月23日在和尚桥也曾与日军激战过,受到一定的损失,但都成功归建,损失绝不会太大。只有3000人,令人难以理解。不过,虽然部队很少,但吕公良还是接受任务,以决死的心态,闭门死守。

4月30日晨6时,日军37师团命令各部队开始攻击,开战后,北门攻击队在国军87团的阻击下进展缓慢,到13时才攻破国军第一道防线,以后遇到雷区,进展更为缓慢,直到深夜2时,才到达北门。西门攻击队(225联队1大队为主力)也进展一般,后在敌飞机大炮的支援下,17时30分,其敢死队冲上了城墙,19时,日军冲进西门。南门攻击队(225联队第2大队)行动迟缓,到正午才开始进攻,日军命227联队第1大队(缺第四中队)和第3大队的增援,并在闻讯赶来的坦克第13联队第2中队及坂步中队(坦克部队附属的步兵)的帮助下,于18时30分用坦克打坏城门,冲入城中。与此同时独立混成第七旅团也在13时以后开始攻击,但仅在城外拦截突围的国军,最近只进到南门附近。双方经巷战后,30日夜,新29师在城东北角突围,吕公良所率的一部分部队于5月1日6时许在于庄(许昌东北约6公里)附近遇到27师团的封锁线,被工兵第27联队第三中队消灭,吕公良壮烈殉国。余部逐次向叶县转移。

据《1号作战之一。河南会战》上,记载,本次战斗鬼子的战果及损失为:

1.鬼子战果:国军遗尸2432具,俘虏国军858人

缴获速射炮4门,轻迫击炮5门

重机枪7挺,轻机枪36挺

步枪1146支,重掷弹筒12具,另有大量弹药和器材。

2.鬼子损失:死50人(其中军官7人)

伤149人(其中军官6人)

与此同时,鬼子62师团于4月30日对在颖桥镇的刘昌义指挥的第20师第58、60两团3000余人(为原韩复榘余部,战斗力较强,为当时国军主力之一),激战一日,终于在晚22时许将20师部队击退,至此,策应许昌保卫战的国军核心不复存在,此战日军伤亡46人,其中死亡中队长3人,小队长2人。

攻下许昌后日军各部队马上反转,形成对汤恩伯主力的大包围,豫中会战遂不可收拾。

这一仗,从国军的角度来说,他认识到了许昌的重要性,许昌如果能够守住,甚至只要能守三到五天,国军的外线兵团就可以到达对敌侧翼进行侧击,虽然不一定能歼灭日军,但至少能改变态势,双方陷入缠斗,使鬼子不能轻易取得胜利,但国军在此战也犯了很大的错误,第一,许昌并不是一个利于防守地带,其地势平坦,交通发达,易攻难守,而且防守正面宽大,必须大部队守卫。第二,守军力量严重不足,本来蒋介石命令用2个师守许昌,这也是最低兵力了,但刘昌义的暂15军因为河防战役,其暂27师受重创,该师师长率2个团自行撤走,刘昌义只率另外一个团及新29师一个营边打边退,撤到许昌只剩下800余人,后又奉命带600余人,出许昌指挥作战,许昌只剩下吕公良一个师。第三,增援部队行动缓慢,汤恩伯令20师增援,第29军侧击,这两支部队都行动缓慢,没形成合力,致使被敌人各个击破。

不过不管怎样,许昌的守军是英勇的,他们虽然只守了18个小时,但确实是寡不敌众,基本全军覆没,以血报国了,但网上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吹捧却令人感到可笑,而且也是对这些英雄的不敬。下面我们来辨析一下一些史实:

第一。有些人说新编29师以3000人对抗鬼子7万人(还有说8万人),这个说法令人发笑,原因如下:

1.新29师怎么才3000人?这很令人疑惑,众所周知国军一个班是14人,连以下是三三制,每连加上勤杂士兵(文书、勤务、伙食担子等),官兵约150-160名。营辖3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约600人,团辖3个步兵营1个迫击炮连,1个通信排,1个担架排,约2000人,师辖3个团,一个炮兵营(或连),1个辎重营,一个工兵营,一个搜索连,一个通信营,一个手枪连,一个野战医院,共约8000人,这是国军的一般编制,考虑到该师被日军俘获的武器和86团在之前的战斗损失及有可能被逃脱士兵带走的武器,该师应该有速射炮4门,是一个连的编制,迫击炮18门左右(在刘昌义的参谋的回忆里面有刘昌义在去前方时候曾带了89团的一个迫击炮排,再战斗中3门迫击炮都损失了),是3个连(每连2个炮排,1个弹药排)的编制,重机枪12挺及重掷弹筒20具左右,如果重掷弹筒是24具,那就是9个连的编制,基本符合国军的普通编制,应该其编制是8000余人,另外还有人说其有一个补充团,补充团的编制不好说,国军补充团一般是后方送来的新兵,基本是由军或师的一些闲职的中校军官兼任团长,武器很少,重武器全无,人数从六七百到一二千都有可能,所以说加上补充团该师应该在8500人以上,考虑到89团第二营跟刘昌义转战一周,只余下200多人,89团其他部队在和尚桥与鬼子打过半夜,也受到一定的损失,就将该团减去一半,总数正常应该不会少于7500人,但现实上只有3000人,不禁让人叹息,这空饷吃得太厉害了。

2。至于说鬼子七八万,那更是不值一驳,如前所述,鬼子参战的是37师团一部分和坦克第三师团2个中队,及独立第七混成旅团一部分。具体部队是37师团的两个不全的联队(225、227)约5000余人,坦克第13联队的第2中队及坂步中队(坦克部队附属的步兵)约400余人,独立第七混成旅团一部分,该部只在城外略微牵制了一下,最多出兵千余人,加上炮兵,可以说进攻许昌的日军最多8000人。算七八万的人,是把许昌周围的鬼子军队全算上了而且还大大夸大了每支鬼子部队的实力,其实在许昌周围的鬼子有:第37师团,该团是三单位制师团,满编为15000余人,第62师团,该师团虽然下辖2个旅团,但旅团下面没有联队,只直辖4个独立步兵大队,满编约1.4万人,独立混成第七旅团,下辖5个大队和炮兵和工兵等,约6000人,骑兵第4旅团,下辖两个骑兵联队和骑炮兵及辎重队,约4000人,坦克第三师团的的栗栖支队,坦克第13联队主力及机动步兵第3联队第三中队,一部分工兵,约2000人。这些部队加起来就4万左右,而且第62师团根本没参加对许昌的进攻而是进攻颖桥镇,骑兵第4旅团也没参与对新29师的作战,虽然广义上可以说这些日军参与了许昌战役,但如果对日军广义,对国军的也要对等,即:国军参与许昌战役的有暂编27师、新29师、第20师和新编42师,4个师和一些直属队,按编制约3.5万人,实际约2万余人。

第二。有些人说日军4月28日晚大举进攻,吕公良孤军守到5月1日,这也令人发笑,因为鬼子是在4月27日晚在新郑下达的许昌作战命令,鬼子一路上赶来,直到4月29日晚才来到许昌附近,各部陆续到达攻击位置,30日早上6时才发起进攻命令,那4月28日晚上开始大举进攻的鬼子是哪儿来的?更何况暂15军军长刘昌义24日到达许昌指挥作战,29日下午5时奉命离开许昌指挥城外部队,如果日军早在28日即进攻许昌,那么刘昌义是怎样离开四面被围的许昌的?他的回忆文章怎么一点都没提到他走之前许昌发生过战斗的?另外,守军是30日深夜突围,放弃许昌城,虽然日军在5月1日上午才扫清部分未来得及出城的国军的抵抗,但可以认定,许昌保卫战守城战斗只持续了18个小时。

第三。网上有人说在许昌周围阵亡的刘耀军是新29师的补充团团长,这是不正确的,刘耀军是刘昌义的嫡系手下,两人都是在41年由伪军反正过来的,当时刘昌义被任命为暂15军军长,刘耀军任暂27师师长,后来整编的时候准备将刘耀军调为其他部队的闲职,刘耀军宁愿降职当团长也不愿意丢掉兵权,于是就被任命为暂27师79团团长,在豫中战役中由于暂27师师长萧劲不听刘昌义指挥,双方分家,刘耀军率79团一直保护着刘昌义转移(79团是刘昌义的基本部队),经历了几次激战,在29日离开许昌时,79团还有500余名官兵,30日早7时许,其在去颖桥镇路上的余张村阻击日军渡河,被日军打败,刘耀军阵亡,所部只回来了几十人。而刘昌义在本次战役中表现也很好,以后一直指挥残部与日军纠缠,会战结束后成为少数几个被蒋介石授勋的军官之一,后来在解放战争中上海战役被汤恩伯任命为国民党淞沪警备副司令并负责替国军断后,其率4万多国军战场投诚,致使上海国军瞬间崩溃。

第四。还有说法说吕公良是陆军中将,并在死后被追晋上将衔,这也是胡说八道,国军军衔分正式叙任军衔和职务军衔,吕公良的资历很浅,是黄埔6期,抗战前地位很低,在正式叙任的时候应该是个上校甚至中校,虽然在战争中其提升较快,但也仅仅是个师长,国军当时的师长一般都是少将(职务军衔),其的中将职务军衔估计是当13军参谋长的时候提的,但国军的职务军衔不算正式的,如戴笠在抗战前就佩戴中将军衔,其实他的真正军衔是骑兵上校,直到抗战结束前才正式提升为少将,在其死后追晋陆军中将。说到追晋吕公良为上将就更可笑了,国军抗战期间提升追赠,追晋的上将屈指可数,根本没有吕公良。

其实,仅3000余人,装备还极其差,并没有有利的地形,以吕公良为首的国军新29师面对有飞机坦克重炮支援的8000鬼子,能打1天已经不错了,力不如人,以血继之,他们无愧于英雄的称号,而那些用瞎编来给英雄们涂抹所谓的“油彩”的人,其实是亵渎英雄们,因为他们把这些有血有肉的英雄搞成了经不起推敲的“大花脸”。(战略网)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抗战许昌战役史实辨析 https://learningtimes.cn/1021.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