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空的“红色飞鹰”:抗战时苏联航空志愿队

2024-02-11 0 607

来源:中华网

苏联航空志愿队是在抗日战争时期(1937 年-1941 年)苏联援华抗日的苏联空军, 叫法很多,通常称“苏联空军志愿队”、“苏联援华飞行队”、“苏联志愿航空队”、“苏联志愿援华抗日空军联队”、“苏联援华空军志愿队”等。自 1937 年 9 月至 1941 年 4 月,苏联和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为止,苏联航空志愿队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累计派出 1,200 多架飞机,2,000 多名志愿飞行员,同时有 211 名苏联飞行员在中国牺牲。

  航空志愿队来华的国际大背景

随着日本在亚洲崛起,中国成为西方与日本亚洲角力的重要一环和主要战场。中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人口众多,拥有很多重要的可供出口的战争资源,而自身的工业经济军事实力都极为薄弱,迫切需要从外国引进先进武器和军事技术。因此在 30 年代,中国一度成为西方最好的武器出口市场,但随着 31 年开始日本开始通过军事政治外交手段逐步将中国变为其独享的势力范围,迫于日本的压力,德意等国先后停止了与中国的军事合作,尤其是德国在 1938 年最终抛弃多年以来的中德合作关系,撤走在华军事顾问,宣布对华武器禁运。而与此同时,英美等国受制于国内的和平孤立主义,明知在华利益迟早会被日本损害,却只奉行虚弱无力的“不承认主义”,公开宣布对华实行“免疫隔离”政策,只敢在国联看着日本人离去的背影骂骂大街。中国突然由西方的宠儿沦为西方弃儿,国际环境空前恶劣。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形势上的最高统治者蒋总统最终迫于各方压力,暂时收起了奉行多年的“反共反苏”、“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开始半心半意但有模有样的与共产党一起准备一致对日了。但作为国际博弈高手的蒋总统却不得不面对一群昨天还和蔼可亲信誓旦旦现在却背过脸去的昔日“朋友”,大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悲哀。中国急需外援,但是谁能在世界遗忘背弃中国的时刻伸出援手呢?

幸亏一个被中国遗忘多年的“老朋友”还记得中国。当 1927 年国民党政府从国父的“联俄联共”跳到空一格常凯申公的“反共反苏”之后,中苏由朋友一下变成了敌人,之后的中东路事件更是发展到断交开战的地步。但是蒋介石和斯大林都是外交现实主义者,过去的仇怨可以很容易因为当前的需要而迅速“遗忘”。日本自苏俄建国开始就参加对俄武装干涉,登陆过海参崴,直到 1925 年干涉才结束,随后日本在满州的侵略与苏联在蒙古的扩张正面相撞,两国在满蒙边境上陈兵对峙。日俄战争的旧仇,武装干涉的新恨,加上日德防共协定和日本国内“北进派”的叫嚣,这一切让斯大林深切的感受到对日战争的巨大危险。苏联需要联合中国遏制威胁日本,因此自德日防共协定签署后,苏联不断对中国抛出橄榄枝,在西安事变中又成功阻止中日妥协,促成国共合作对日抗战。国民党蒋介石虽然依旧对苏联心存提防,但也开始采取对苏友好动作,积极调整对苏关系。

在中苏不断接近时,中日调整邦交会谈却最终破裂,国府终于只剩下苏联这最后的救命稻草。七七事变之后,苏联加紧拉拢国府,是唯一公开表示将对中国提供军事援助的国家。蒋虽在外蒙以及中共问题上心存芥蒂,更明显感觉“”倭俄均于以中国为战场,以中国为牺牲品(语出《蒋总统秘录》),但最终在八一三之后的 8 月 21 日最终与苏联签订《中苏互不侵犯协定》,取得了国联和布鲁塞尔会议后最大的外交成果,也取得急需的苏联援助。

对华援助的最终敲定,不单是中国外交的胜利,也极大的改善了苏联战略环境。援华阻止了中日妥协,迫使日本长期被托在中国战场不能以中国之资源准备对苏开战。苏联对华援助,是斯大林二战前采取一切手段拖延战争,避免两线作战,取得战略缓冲区的一系列动作的重要一步。

但是给予支援并不代表会与中国一起对日开战,国府在争取苏联对日宣战失败后,保证将抗战到底。这个问题上不是国府是漫天要价还是真的相信苏联会对日宣战,苏联援华的目的实际很明显,就是在日本对苏宣战前,用中国的力量保卫苏联。这和之后美国援华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苏联虽然明确表示不会参战,但是却迅速的开始了军事援助。9 月中旬,第一批援助的轰炸机运往中国。插一句,这批轰炸机应该是蒋总统点名要的可以用于轰炸日本的远程重型轰炸机 TB-3,可惜日本人对这批飞机“重点照顾”,迅速予以了摧毁。11 月底,中国军队军事总顾问德拉特文到任,这一职务的第四任是 1940 年底接任的崔可夫。从 1938 年 1 月签订第一批 5,000 万美元贷款协议到 1939 年,苏联共提供三次对华贷款共 2.5 亿美元,中国通过向苏联提供钨、羊毛、茶叶偿还。对比同期美国人买 18,000 万多盎司白银,给了 9,400 多万美元,倒是卖给日本人 910 万美元军火,苏联人是在是对中国太好了。

相比与地面作战屡战屡败,抗战前期中国的空军和海军在装备差,组织体系混乱的不利条件下,用巨大的牺牲换来了令人惊叹的胜利。

在一二八淞沪抗战中首次见识了日军海陆空联合进攻威力的中国军队,在之后对日作战中,中国陆军苦于日军的空中支援,加上陆军建设失衡,缺乏防空部队,不得不单纯依靠空军驱逐机部队来为地面部队提供有限空中掩护。同时,日军作为最早的采用恐惧轰炸战术的国家,利用其陆攻机和重爆部队对中国城市进行了大规模战略轰炸,意图通过恐怖轰炸来瓦解中国人民抵抗意识。空军部队不得不疲于奔命于各大城市执行防空任务。

在各兵种的技术兵器水平上,中国空军在 1938 年前与日军的技术差距是比较小的。霍克,波音 281,CR.32,还有后来的“斗士”,这批飞机的性能与同期日本的 3 式舰战,95 式舰战,96 式舰战相比,整体差距不大,部分技术数据还具有优势。但是问题是,与日军军机的巨大数量相比,我军的数量劣势难以弥补,而且由于飞机型号复杂,技术保障难以进行。

同时,中国空军飞行员总人数少,经不起消耗,而且技术参差不齐,除个别王牌外,大部分飞行员连最基本的技战术动作都不熟练,加上导航地勤等方面存在大量问题和不足,中国空军的非战斗损失极为惨重。

繁重的任务,巨大数量劣势造成到八一三上海战役结束后,中国空军虽然创造了不少骄人的战绩,但自身也基本将飞行员和飞机消耗殆尽,能够作战的飞机只剩下不到 40 架,而在八一三之后在上空创造骄人战绩的空战英豪乐以琴、刘粹刚、高志航等人也先后牺牲。到 1937 年 11 月上旬,负责保卫南京的空军第三第四大队只剩下 7 架可升空作战的飞机。中国空军实际已经基本丧失了作战能力,如果没有外来的技术兵器和人员补充,中国空军也可能像海军一样从此沉寂。

  一路颠簸和首战南京

9 月中旬, 在苏联空军内秘密征召的飞行员被送往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进行挑选,其中有 SB 和 TB-3 轰炸机的机组。不过怎么把飞机弄到中国却成了个问题。

外国援华物资运入中国虽然没有美英对苏援助的北极护航战那样大的名声,但是难度一点不差。国人津津乐道的驼峰航线创造了航空史上的奇迹,滇缅公路的修建和为其开通而进行的中国远征军缅甸战役也是旷日持久,艰难异常。与被迫取道云南的美援相比,苏联对华援助可以方便的通过蒙古运入,但是空军战机的运输却是困难重重,为此中苏付出不小代价。

当时的运输条件非常恶劣,战斗机先被拆解,由汽车经中亚运往中国新疆的迪化(今乌鲁木齐),在迪化重新组装后,由中苏飞行员驾驶飞往兰州。轰炸机由苏联飞行员驾驶,一路转场飞行的行程始于阿拉木图,经过石河,乌鲁木齐,古城(奇台),哈密,安西,肃州(酒泉),凉州(武威),最终抵达黄河边的兰州结束,另一路则由伊尔库茨克起飞,越过蒙古高原飞往兰州。10 月 22 日,首 批225 架飞机抵达迪化,同时到达的还有苏联两个飞行志愿大队,成员共计 254 人。而中国空军驱逐机司令兼四大队长高志航则挑选率 20 名优秀飞行员到兰州接受苏联援助的飞机。为了迅速回援上海,高志航先后两次顶风冒雪驾机独闯六盘山,开辟了从兰州直飞西安的六盘线航线。不幸的是, 6 架战机在强行穿越六盘山时毁于狂风暴雪之中,机毁人亡。 11 月,第一批苏联志愿队的地勤人员进驻迪化和兰州,帮助中国飞行员改装和熟习苏制飞机,并开始担负兰州的防空任务。在高志航的要求下,苏方将原定一个月新机训练时间缩短到 3 天。

1937 年 12 月 1 日,首批苏制 I-16 战斗机 23 架,在大队长 Г.M.普罗科费耶夫的带领下到达南京机场。当天便 5 次升空作战,仅在傍晚的一次空战中,苏联志愿飞行员就击落敌机 5 架,俘虏日军飞行员 4 人,己方损失 2 架。对苏联志愿飞行队的首战,国内资料之间有个小小的出入,那就是这首日的五次升空作战是在转场结束后还是包括了转场途中的有待考证。

不过从小猫在《拉贝日记》上查到的相关记述来看,这批苏联飞机至少不是在转场飞越南京上空与日军作战的,因为我个人更倾向于苏联支援航空队是在转场结束后再与日军作战并击落日机的(拉贝日记 12 月 1 日的记述“今天,我们在这段时间里听到了 3 次防空警 报,但没有空袭。韩(湘琳)说,他看见 20 架崭新的中国飞机朝西边飞了。”)第二、三天苏联航空队又连续作战,三日内击落敌机的数量已经达到 20 架左右。其中 12 月 2、3 日的作战也被拉贝记入日记“(12 月 2 日)我们今天听到了 3 次警报。投掷了炸弹,发生了多次空战。据说空战时击落了 3 架日本飞机。(12 月 3 日)我们今天经历了数小时的空战。”

苏联航空队带队的 Г.M.普罗科费耶夫(也有译为帕拉卡费耶夫)是“苏联英雄”和金星勋章获得者,他接替了在凉州因事故殉职的库尔丘莫夫的职务。就像 13 年后苏联派往朝鲜战场志愿中朝军队的空军部队一样,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中有大量飞行员曾在西班牙内战重参战,作战经验丰富,技战术水平较高。此后在南京上空几乎每日都有空战爆发,但是面对蜂拥而来的日本空军,支援航空队和补充了新式 I-15/I-16 的中国空军仍显得寡不敌众,从拉贝日记和 12 月 6 日 7 日大批日机整日在南京外围淳化镇阵地轮番轰炸的战况来看,中国空军的抵抗充其量只能鼓舞一下中国军民的士气,远远不能取得制空权。

12 月 1 日同天到达南京另一机场的,还有 M.Ф.马琴副大队长率领的 20 架 SB 轰炸机。次日,轰炸机大队长基达林斯基和副大队长 M.Ф.马琴分别率机轰炸了停泊在上海附近长江入海口处的日舰和日军在上海修建的飞机场。

而在 12 月 4 日,日本航空队从北平起飞轰炸兰州。其时日本海军 1 联空木更津航空队 11 架三菱 96 陆攻从北京南苑机场起飞,经山西五台、宁夏银川、甘肃靖远一路摸到兰州,被 I-16 战斗机一番攻击后逃走。

  南征北战,三家店、武汉与芷江的光辉岁月

随着 12 月 12 日南京的陷落,南京附近的中国空军与苏联志愿航空队被迫撤出,转场到南昌附近的三家店机场。三家店机场是当时中国空军最主要的基地,号称“中国最大,亚洲第一”。此后直到 1938 年 8 月 4 日日本出动 2 批计 27 架飞机用一百多枚炸弹破坏了三家店机场,中苏空军被迫撤出为止,三家店一直是中苏空军最主要的基地,而南昌上空也成为中苏与日机主要的空战战场之一。所谓“四大天王”中的“红武士”潮田良平和南乡茂章分别在 1937 年 12 月 22 日和 1938 年 7 月 18 日毙命于南昌上空。自 1938 年 2 月至 8 月的南昌空战,中苏空军出动上百架次,共击落击伤日机 20 余架,自身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在以南昌为基地与日军连日厮杀的同时,武汉也已成为中日空战的中心战场。驻防武汉和孝感的中国空军第 3、4、5 航空大队和苏联志愿航空队与日本空军多次接战,1938 年 1 月 18 日面对来袭的 32 架日机,中苏空军一举击落其中 12 架,重创敌军,之后更创造了二.一八,四.一九,五.三一等战果辉煌的空中作战。苏联志愿航空队还首次在中国上空进行了撞击作战。

撞击作战是作风凶悍视死如归的中苏飞行员在弹药耗尽或飞机受伤时屡屡发动的最后一击,中国空军王牌陈瑞钿日后也在武汉上空驾驶“斗士”撞击日机,而苏日哈拉哈欣河战役中苏军更是多次在空中发动撞击作战。日后在太平洋用“神风”吹得美国人闻风丧胆的日本鬼子在中苏勇士面前只有挨撞的份。

在五.三一作战中苏联飞行员金飞行员 AA 古宾科在落单、子弹耗尽后,向一架敌机猛冲过去,抱定杀身成仁之志,欲以自己飞旋的螺旋桨去撞击敌机,结果成功地将一架敌机的机翼切断,敌机打着圈子一头栽到地面(这点存疑,有资料称被古撞击的日机迫降汉口机场)。而 AA 古宾科却以高超的技术操纵负伤的飞机安然返回。因成功进行撞击作战并在中国空战中累计击落 7 架敌机,AA 古宾科被苏联政府授予“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整个武汉空战中苏联志愿航空队和中国空军共击落日机 62 架,击伤 9 架,地面击毁 16 架。

日后因为飞虎队和中日双方举行 “洽降会议”闻名于世的湖南省怀化市市郊的芷江机场,在 1938 年 8 月实际还未完全竣工的情况下,就成为了新近由阿拉木图飞抵中国战场的苏联支援航空队“正义之剑”(Карающий меч 小猫开始被误导,以为这是苏联志愿航空队其中一个大队的名字,查了俄国文章才确认这个就像飞虎队一样,是对整个志愿航空队的爱称)的基地。

1938 年 9 月中旬,面对 18 架来犯日机,6 架苏联志愿航空队飞机在芷江人民面前不负众望,以干净利落的 3:0 教训了日本侵略者,送 9 名日本鬼子去见了阎王。自当年 10 月机场竣工后,苏联志愿航空队以芷江为基地参加了武汉、南昌、广州等城的保卫战,多次袭击日本陆、海军的机场、码头和阵地,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在战斗中 4 名苏联飞行员先后遭到日机突袭,壮烈牺牲,把一腔青春热血抛洒在中国的土地上。

  志愿航空队取得巨大战果的原因分析

苏联志愿航空队在中国的土地上创造了巨大的战果,从 38 年至 40 年 5 月间就参加超过 50 次大规模作战,其中 15 次有确切战果,共计击落日机 81 架,炸毁 114 架,炸毁舰艇 14 艘重创 7 艘,炸死炸伤日军超过 400 人。中国空军在崩溃的边缘得此强援,重整旗鼓战力得到了迅速的提升,并最终撑到了形式天翻地覆、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并肩作战的大好形势。

为什么中苏联合空军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战绩?我个人认为主要原因是以下几点:

首先,苏联志愿航空队与其他的西方志愿者不同,他们为中国带来一套比较完整的空军体系。实际在中国上空,苏联志愿航空队不是最早的外国志愿者,国府空军作战序列中也曾经短暂地出现过由法国、德国、美国、荷兰志愿者组成的空军第 14 队,但是在 1938 年 3 月即宣告解散;1938 年 6 月,中国驻法大使曾经秘密招募法国籍飞行员组成空军第 41 队,但是在同年 10 月就撤销番号,人员全部解聘。由于西方社会的特点和民族性,美英法等国不乏富有国际主义的有志青年,但是志愿者的组织大都比较松散,散兵游勇难成大气。如一战“拉法耶特飞行队”,二战中美国赴英助战的飞行员。与此不同,苏联的外援军团是国家政治行为而非个人行为,部队组织严密,后勤保障体系也完备的多。因此苏联的外援部队在西班牙,中国,后来的朝鲜战场都有上佳表现。

国府虽然很早就通过外购进行空军建设,但是国内的航空技术水平较低,外购武器的技术保障跟不上,之前的霍克和之后的斗士都或多或少有技术问题无法解决,而苏联援华与此不同,双方签订的合同包括比较完整的支援体系,航空器材,备件还有技术保障样样不缺,大到发动机小到子弹带。别小看这种备件和技术支援的作用,后来中国空军使用“斗士”因为子弹与枪膛和抽壳系统不相配,付出不小的甚至是血的代价。同时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还在兰州等地建立了专门的航校,引进了与 I-16 配套的 UTI-4 教练机,使得中国空军对苏制 I-16I-15 有了比较好的了解和掌握,飞行员素质也大有提高。与同期陈纳德在昆明的航校相比,苏联航校的教学更正规效果也更好。其他如最早在中国建立战场预警观察体系等,都极大的帮助了中国空军的建设。

其次,在为中国空军建立完整的空军体系的同时,苏联方面也将几乎己方全套的飞机搭配移植到了中国。与西方在卖飞机前还要降低性能相比,这时的苏联没有卖给中国“猴型”武器,而是把自己的主战武器全拿了出来,不止是驱逐机,对地轰炸机,远程轰炸机,侦察机教练机等一样不少。中国空军由此有了比较正规的装备体系,不需要再像过去使用自主改装的型号进行如对地支援等任务。当然,苏联人这么做的目的不是国际主义。就像苏德意在西班牙所作的,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很大程度是一只带有实战实验性质的部队,担负着检验本国装备和战术的重要任务。志愿航空队积累的经验后来在苏日哈拉哈欣河和卫国战争中都大放光彩。作为当时苏军主战装备的 I-152/I-16 本身代表了苏联驱逐机的最高水平,在面对日本 Ki-27 和 A5M 时不落下风,基本扭转了之前中国空军使用“霍克”、CR-32 等的装备劣势。而在对地攻击和远程轰炸中,SB-2DB-3 都有上加表现,在西班牙战场大放异彩后再次证明这些飞机的优秀。

不过在后期日军投入 A6M 零战后,苏制 I-16/I-152 明显过时,即使是苏联人后投入的新式 I-153 也同样被完全压制。中国空军的装备劣势一直维持到美国援助的 P-40 乃至 P-51 来华后才有所好转。但这不能怪苏联,国府确实有要求购买 LaGG-3,MiG-1 等先进机型,苏联并未同意,将这些实验定型中代表苏联航空工业机密的飞机卖予中国确实难以接受。这里小猫还是要趁机批评一下英法美,英法美卖给中国的飞机交付拖延,基本无技术支持和后续改进服务,而且要求现款购机,价格还明显有趁机太高的嫌疑。对比苏联销售中国武器的价格比国际市场还要压低 20%,难怪连一直反苏亲英美的顾维钧先生都在怀疑苏联动机的情况下,承认苏联人卖的便宜。

再次,苏联排除了经过仔细挑选的优秀人员来华,与美国志愿队部分受金钱利益驱使不同,苏联飞行员完全是凭着意识形态热情和国际主义精神来中国同中国人民并肩作战的。与后来美国志愿队与中国空军在组织和指挥方面的摩擦不断相比,中苏当时虽然有比较大意识形态差异,语言文化也互不相通,却是在一种比较融洽的气氛中进行合作。无论是解决语言问题,还是防止通过出具证明保证落地飞行员的安全,乃至志愿飞行队与驻地附近中国居民的亲密关系,都让人感到了中苏在共同敌人日本的威胁下形成的战斗感情。当然,与后来飞虎队飞行员普遍技术高超相比,苏联飞行员虽然经过精挑细选但平均战术水平确实和日军有些差距,初期加上指挥失误,缺乏经验,损失比较惨重。但在一批经历过西班牙内战的有经验军官的指挥下,志愿航空队的战术水平和战果都迅速提高。由于人员的素质和技术更好,苏联志愿人员逐步担任了要求比较高的对地攻击和远程奔袭任务中的大部分。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中国上空的“红色飞鹰”:抗战时苏联航空志愿队 https://learningtimes.cn/1046.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