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全面抗战时期的三十八军

2024-01-27 0 566

来源:战史风云

  八年全面抗战时期的三十八军

很高兴参加由西安事变研究会组织召开的纪念全民族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座谈会。我最近看了一些纪念抗战七十周年的展览,参加了一些抗战题材活动,我就说说八年全面抗战时期的三十八军。提前声明,我文中说的陕西抗战军队专指由杨虎城将军的原十七路军发展而来,并不涉及其他陕西军队。

首先,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第二天,正在庐山受训的十七师师长赵寿山就第一个站出来请缨抗战。他说:我年轻时上军校,就是为了掮洋枪打洋鬼子。抗战已经爆发,我自愿开到前方最艰苦的地方去,因此被蒋介石誉为“抗战第一功”。

7月27日赵寿山师长率领十七师出潼关抗战,8月2日即抵达河北前线,成为国民革命军中最早抵达华北抗战前线的二十二个师之一。从时间上看一点也不比其他军队差,甚至比八路军成立还早了近一个月。当时就连国民党的“告抗战将士书”都还没有宣布,十七师只能暂用“警五旅”的地方番号。仅此一点就值得陕西人民骄傲和自豪。然而我们的新闻媒体和学者对此却很少提及,确实是有宝不识宝。

其次,从1937年8月到1938年8月,这是中国人民八年全面抗战中最难熬的一年,日寇侵华势头正旺,中国军队仓促应战。而现在只要一提及陕西军队的八年全面抗战,就只知道中条山抗战和所谓的“八百壮士跳黄河”。岂不知赵寿山在河北抗战前线就给陕西友人刘守中写信说道:“……寿山自念此次率我三秦健儿北上参加抗日,姑无论将来成败如何,但求能于此民族解放事业中一显身手,生固为复兴华夏之荣,死亦为洗荡三岛之怒潮,其它宁遑计及……”,“唯是我部物资缺乏,器械窳(yu)败,即防御必须钢盔、防毒面具、防毒被服、呼吸补助器、高射炮等竟一无所有,思之不无悚(song)然……

就是在这样的恶劣装备下,十七师仍然浴血战斗在河北保定、石家庄、井陉雪花山、乏驴岭、山西娘子关、太原、晋东南高平、晋城、长治等地。特别是在乏驴岭和娘子关战场,不少国民党军队有恐日情绪,止步不前,而赵寿山将军却硬坚守阵地,咬牙不要援军,他知道要也没有,官兵们最后只能用石头和敌人以死相拼,精忠为国家,豪气塞苍穹。娘子关前线总指挥黄绍竑为此深受感动,他不久在扫荡报上说:华北战场只有两个半人真心抗战,一个赵寿山,一个冯安邦,李镇西算半个。两个半人陕西军队就占了一个半,这就是我们的三秦子弟兵,难道不应该大书特书吗?

第三,十七师从潼关时的一万三千官兵,经过坚守乏驴岭、娘子关15昼夜后,最后仅剩下两千七百余人,一万余名三秦将士为国捐躯。赵寿山师长裤腿以下都被鲜血染红,无力后撤,只能让士兵抬着指挥战斗,远比后来所谓的“跳黄河”惨烈的多,惊天地泣鬼神。战后赵寿山将军作诗一首:“妖气弥漫寇方张,百战何辞作国殇。士卒冲锋杀敌处,娘子关外月如霜。”国殇就是为国牺牲,赵寿山师长和十七师就是为了国家民族大义而浴血沙场、不辞国殇的大英雄。

第四,赵寿山将军总结了国民党军队在华北抗战中一味严防死守带来的的惨痛教训,痛定思痛,他亲赴延安和毛泽东见面,决心要学习共产党八路军的游击战术。后来十七师在晋东南和八路军联合抗战中、三十八军在晋西南中条山抗战和河南广武抗战中,由于采取了正面作战和运动战、游击战相结合的新战术,机动灵活,所以都取得了一个个辉煌战绩。因此我们不能仅仅“管中窥豹”,要看到在河北、山西、河南,很多地方都留下了陕西军队血染的风采,当地民众也已经为陕西军队立下了座座丰碑。冀晋豫三省人民知恩图报、大爱无疆的举动,感动了每一个中国人。我们迟早也要在陕西大地为三秦子弟兵建馆立碑,好让后辈人有一个烧香磕头的地方。

第五,1939年的中条山“六六战役”,由于战斗前期我军仍然沿用国民党军队不分具体战况一律严防死守的陈旧战术,结果在日寇三十八架飞机和大炮的强大火力打击下,各部队都遭受严重损失,战局形势十分严竣。茅津渡及河南会兴镇后方补给站几乎被炸成一片焦土,敌几陷中条山阵地,我军已很难立足。危急关头,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在征求各方意见后,果断命令第三十八军、第九十六军以及川军第四十七军,统归三十八军赵寿山军长指挥。

赵寿山军长临危受命,他召集各军有关指挥人员开会研究部署,重新制定出恢复中条山阵地的作战新方案。决定依托中条山东段之根据地让西段部队分别突围,继续与敌在中条山周旋,以运动战打击、消耗敌之有生力量。

西段芮城陌南镇战斗失利后,我前线部队已撤退至三十八军军部驻地附近,四十九旅旅长陈际春,九十八团团长张恒英,请求三十八军军部火速后移。但赵寿山军长认为白天敌机轰炸扫射,目标太大,因此部队后移必须坚持到日暮。赵军长遂命张恒英团与敌人血战到天黑,不能让敌人越雷池一步;命陈际春旅长当晚负责掩护军部后撤,拂晓前必须到达茅津渡以东地区。全军部队要不惜任何牺牲完成任务,凡有作战不力、贻误戎机者先杀后报。

此时敌人已逼近三十八军军部驻地附近,赵寿山军长仍站在村边沉着指挥,临危不乱。全军将士看见总指挥身先士卒深受鼓舞,士气大振,在军部驻地外围与敌血战肉搏竟达两小时之久。

在恢复我军阵地战斗中,孔从洲旅长率三十八军独立第四十六旅,依靠三十八军平时建立的良好军民关系,掌握到真实情报,最后不但从日军防守的薄弱方向成功突围,并且采取突袭方式全歼敌一炮兵中队,缴获山炮、迫击炮、机枪及军用物资、军用地图等,真乃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十七师一部又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法进入敌后袭击高平敌之部队,迫使敌向北逃窜,我军缴获敌之大量军用物资,三十八军的战斗力就是强。6月13日我军收复茅津渡,6月21日日军狼狈退出中条山。我军取得了第六次反扫荡的重大胜利,史称六六战役。

六六战役日寇死伤甚重达万余人,高桥联队长被击毙,敌在运城开追思会时仅军官的骨灰罐就达一千七百余个。而我第四集团军伤亡也达九千余人,其中九十六军官兵占大多数。

六六战役是第四集团军进入中条山以来,战斗最惨烈、官兵伤亡最大的一次战斗,最终在赵寿山军长改变战术后,第四集团军全军将士团结一致、前赴后继、浴血奋战,终于转危为安。国民党的军事概况报告中说,六六战役是国内最近三个月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战斗,“敌我在山岳地带展开剧战,血肉横飞,积尸遍野,情况之悲壮,前所未有,敌军死伤奇重,我军亦有壮烈牺牲。”日寇悲叹:“中条山盲肠炎,红鼻子将军赵寿山。宁打中央军一个团,不打三十八军一个连。”

六六战役结束后,中国最高统帅蒋介石通令嘉奖,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和参谋长郭寄峤又率部带着枪械和食品慰问部队,称“赵寿山将军和三十八军是中条山的铁柱子”。据灞桥文史资料第一辑记载:卫立煌将军紧握着赵寿山军长的手激动地说:赵将军为国为民出了大力,立了大功,全国军民都敬佩您。

1939年9月,蒋介石在扶风会议上也不得不赞赏地说:三十八军能打硬仗,为国立了功。报纸新闻也向全国报道说:“(六)月初晋南大战,我军又造成光荣之胜利。”“敌第六次攻击中条山,乃复告失败。”重庆《新华日报》转载消息,谓:“敌犯中条之企图,再度失败,迄今进犯多次,每战皆北。”

第六,三十八军在抗战中有“铁的三十八军”之称,这和全军将士平时的严格训练以及赵寿山军长的治军方法有直接关系,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

1938年夏,赵寿山军长就通过战地服务团、血花剧团,以及创办《新军人》等刊物,武装、宣传、组织群众共同抗日。赵寿山军长又提出“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的原则,废除打骂,反对克扣军饷和贪污,反对欺压驻地群众。部队实行三项措施:不住城镇住农村,减轻群众负担;军、师长带头不带眷属,眷属来探亲不能超过半个月等。

赵寿山军长在茅津成立训练班,轮训旧干部,并自兼班主任。正式颁布三大纪律(“不嫖、不赌、不吸大烟”),四大口号(自我纪律、自我教育、财政公开、人事公开),让三十八军彻底和国民党旧军队的坏习气、坏作风告别。

赵寿山将军同时举办三十八军教导大队,培养新干部。战事之余他即由军部搬到教导大队,和学员们吃住在一起,倾注了极大心血,因此他能随时叫出每期三百多个学员的名字。军长和学员之间情如父子,这在其他军队中确实少见。教导大队先后连办了五期训练班,训练出一千五百多名知识青年投入了部队。其中约有五百多人还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三十八军里面的中坚力量。

三十八军每到一地,都和驻地百姓亲如一家,部队一有差遣,人民群众无不争先恐后,一发现敌情,老百姓马上报告。三十八军如鱼得水,日寇反倒成了“盲人骑瞎马”。这样一支“铁的三十八军”,就连日本人在作战命令中都说里面有**分子,要小心提防。全军将士出现了一个团结、进步、抗战的大好局面,到处都是抗战的歌声。

在中条山与日寇两年零四个月中的战斗中,尽管背靠黄河、三面被包围、补给困难等,三十八军却能团结带领其他军队,在“保卫黄河、保卫中条山”口号鼓舞下,先后粉碎了日寇十一次“扫荡”进攻,让日寇始终无法前进一步。敌人只能哀叹中条山是他们无法治愈的“盲肠炎”,而这些都和赵寿山军长的远见卓识密不可分。

第七,民国三十年(1941)3月25日,国民党军委总政治部主办的《扫荡报》在《战地》一栏中,刊登出战地采访《苦守中条山的赵将军》。文章一开头就这样写到:“敌人进攻中条山有十一次了,每一次都遭到惨痛的失败。这完全是我们坚守在中条山里几十万大军的光荣功绩。赵寿山将军便是这些使敌人闻声胆寒的辉煌人物中的一个。他在北战场当中,负有极大声威,曾被蒋委员长誉为‘抗战第一功’;卫立煌将军,他在几次中条山的恶战之后,送给赵寿山军长一个称号,称他为‘中条山的铁柱子’。这个称号对于赵寿山军长是非常贴切的。他那高大的身材,雄伟的体格,站起来就像一根柱子,一座塔一样。两年来他率领着弟兄们,坚守在中条山,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犯,就好比是一根铁柱子撑持着中条山,把我们的阵地守卫得越加坚牢而不可侵犯了……”

至于1941年5月7日被蒋介石称为最大耻辱的晋南会战(日本人称为中原会战),此时陕西军队已被调往河南担任河防部队半年之久,所以和这次会战没有任何关系,不能平白无故往陕西军队头上扣屎盆子。

第八,近些年大陆腐败愈演愈烈,有些人就将抗战时期的共产党也一概否定,诽谤赵寿山将军当年就不应该和共产党“勾勾搭搭”。他们尤其对卫立煌将军说赵寿山军长是“中条山的铁柱子”很不满意,对三十八军抗战老兵以老军长为荣更是讽刺挖苦,攻击他们是不顾历史,是“好像越红越革命”,是“欲盖弥彰尔”等等。这些人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中条山的铁柱子”这个荣誉是大家的,功劳人人都有份,凭什么让赵寿山将军和三十八军独享?

我们都知道,杨虎城将军出国前曾对赵寿山、孔从洲将军说:“你们对共产党有一定的认识,我告诉你们:我们驻渭北,北边是朋友,南边是冤家;北边是光明,南边是陷井。到了蒋介石压迫我们,我们的存在发生危险时,我们就断然倒向,跟着共产党走……”抗战开始后,赵寿山将军牢记杨虎城将军的嘱托,不但率领三十八军奋勇杀敌,屡建功勋,而且坚定不移跟共产党走,最后又将三十八军交还给了人民,最终完成了杨虎城将军的夙愿。对此杨虎城将军的长子杨拯民说:“在十七路军的高级将领中,首先把红旗扛到底的正是赵寿山将军。”

陕西抗战军队是杨虎城将军留下来的武装力量,而抗战时期的三十八军又是这支军队的一面旗帜。赵寿山将军按照杨虎城将军的嘱托,八年全面抗战中始终坚持和共产党八路军联合抗战。他不但第一个站出来请缨抗战,又率部从河北打到山西,从山西再打到河南,这在陕西军队抗战将领中绝无仅有。那么三十八军抗战老兵为什么就不能以自己的老军长为荣耀?赵寿山将军在红军最困难的时候要求加入共产党,既不图名又不图利,就图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和他从小立下的“掮洋枪打洋鬼子”的报国志向最贴近,所以才坚定不移跟党走,这又犯了什么大错?

第九,国共两党的合作抗战和全国各族民众团结一致,“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才是取得抗战胜利的根本保证,缺一不可。国民党军队绝大多数都有着中华民族的骨气和良知,数以百万计的爱国将士血洒疆场,壮烈殉国,客死他乡。惟此一点我们就应该向他们致敬,而不能昧良心泼脏水。但同时我们也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不能一白遮百丑,往坚持国共两党联合抗战的赵寿山将军和三十八军抗战老兵身上泼脏水。有关媒体更不能为了扩大影响、吸引眼球而不顾历史事实,必须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仗是谁打的就是谁打的,是谁的功劳就是谁的功劳。

全民族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日近在眼前,我们今天在这里纪念陕西军队的八年全面抗战,同时更加缅怀杨虎城将军等促成国共两党联合抗战的志士仁人们。所有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解放事业而血洒疆场,壮烈殉国,客死他乡的国共抗战英烈永垂不朽!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八年全面抗战时期的三十八军 https://learningtimes.cn/620.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