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中国的“书劫”

2024-02-10 0 58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37年12月,日军进占国民政府首都南京,随后据有附近江浙地区,并对这些地区进行了有组织的洗劫,中国的珍贵文献也在洗劫范围之中。日本方面把他们的劫夺行为称为“接收”,但对中国而言,就是“书劫”。

日本“接收”的中国文献数量浩大。日本杂志详细刊登了“接收”南京典籍的情况:保管于珠江路地质调查所地质矿产陈列所的国学图书馆,其中善本,早为中国方面搬走,现所接收者,共为15万余册。中央图书馆筹备处的藏书,也已经搬出。外交部图书馆,多外交、国际关系书籍,共3万余册,其他2万余册。国民政府文官处图书馆,方志丛书等共有7万余册。内政部图书馆,大部分为风俗物产报告,闻大部分已散失。中央大学图书馆的藏书已不复存在,大概已经转移。南京的市立图书馆,已于夫子庙同毁于火。京中接收的图书,共60余万册,不及事变前之半也。

为了接收南京重要图书,日军上海派遣军特务部从东北大连图书馆、上海东亚同文书院等处调集了日本专业人员330人、士兵367人、中国搬运苦力830人,对南京的中国文献进行“整理”。据参与“整理”的日本专业人士青木实在回忆,接收的图书有70余万册。

日本杂志也记载了江浙地区中国典籍的损失情形:上海,“接收”市立图书馆及暨南大学、南洋中学、大夏大学。杭州,“接收”浙江省立图书馆之书,另外,苏州、镇江、昆山、嘉定、常熟、太仓等地的图书亦被洗劫。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杂志的记载,显示的都是日方对江浙地区公立藏书机构的劫夺,而没有涉及一家私立或个人藏书机构。但其实,日方不仅劫夺中国私立或私人藏书机构的典籍,甚至造成了死亡悲剧。

粤港地区。广州收藏最丰富的图书馆为中山大学、市立、仲元、广雅4所图书馆。截至1939年6月,中大总馆方面,图书损失约17万册。市立图书馆所藏达40万册,全部毁于劫难。仲元图书馆藏书,因事先外运,损失有限。广雅图书馆藏书也于1939年被全部运走。

香港沦陷后,日军亦向各方搜集图书,将其集中到香港图书馆,近10万册。

北平地区。北平图书馆、北平师范大学等均有损失,其中以清华大学损失最为严重。此外,天津、长沙等地图书也都面临劫难。

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截至1938年12月底,中国图书全部损失当在1000万册以上。特别令人痛惜的,私家藏书也几乎尽数毁失,如吴兴嘉业堂刘氏,常熟铁琴铜剑楼瞿氏等。天津木犀轩李氏,藏本之精善,为全国之冠,且有为公家图书馆所不及者,尽数为敌寇强掠而去。教育部的结论是:“故敌寇之目的实在整个消灭我国之文化机关,使之无书籍可读,无材料可资研究。”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学习时间-让工作学习生活更高效 综合资料 抗战时期中国的“书劫” https://learningtimes.cn/808.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